沉迷废狗

|YOI|《李承吉的备忘录》

◈前两篇季光虹的: 前篇           后篇

◈好像给lee加了奇怪的属性,不过反正他是双子座嘛!人格分裂也极有可能的对吧!(ntm)

全员向,cp是维勇(可能还有埃米尔➡️米凯莱➡️萨拉……)

◈俄罗斯大会实在是太杀气腾腾了我都不会写相声了(呆滞)有现实浑梗注意
◈大量私设有 OOC注意 文笔渣流水账注意 还有BUG(大概)!
◈我忘了我想在阅前预览写啥了……总之请做好一切心理准备

◈那么,请








<1>

       抵达谢列梅捷沃机场时,天气阴沉地让人分不清是中午还是傍晚。雪堆倏地从机场里的绿化植物上落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好像看到了松鼠之类的动物在植物下猝不及防被雪淹没。
       机场内的游客并不多,没有出现我在飞机上预想的人来人往的情形。保安工作大概做的也不错,接机的粉丝们似乎被挡在了离出口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
       大概是巧合,这次俄罗斯大会的选手们的航班抵达时间都赶到了一块,于是就出现了在赛前所有选手就聚在了一起的情况——一起等行李箱运来。

       “……承吉,你明白这次大奖赛的重要性吗?”我闲闲地靠在墙壁上,闭着眼都能想出来教练苦口婆心满嘴横沫地重复着说了无数遍这些说辞的表情,“虽然你是第一次参加大奖赛系列,但国内对你的期望非常高。你的这次成绩关系到了人们对后年平昌冬奥会的关注度……”
       “所以需要我当一个吉祥物。”我半阖着眼接话。
       “怎么能用吉祥物形容呢,”教练沉下脸,“我们是想把你培养成韩国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啧。
       我在心里不满地啧舌。
       这么想要一个滑冰天才的话干脆就说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韩国人不就好了,反正文化部那群人整天抢其他国东西丢脸早就丢到国际了,这点儿脸皮又不是没有。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教练深沉地叹了口气,“但是你看,尼基福罗夫这不还活着呢吗。”
       “…………”我努力让自己不是很懂地看着教练。
       “文化部大概是打算把抢尼基福罗夫这事交给百年后的后人吧,”教练摇摇头,“那群人在脸皮用光前是不会停手的。”
        “那么看来我国进行的这项事业是会伴随着人类灭亡才会告停呢。”
        “正是这样。”

       我和教练对视一眼,对于日常自黑祖国的任务完成地很满意。

        “对了承吉,”教练又想起来什么似地补充道,“这次俄罗斯大会你的不少外国粉丝也到了,在国内的时候就算了,现在是在国外,麻烦你至少为了祖国的形象对粉丝和蔼一点。”
        “我一直觉得我对粉丝没有不和蔼过。”
        “可你明明连对粉丝笑都没笑过!!”
        “至少我没打过她们。”
        “你对和蔼的定义到底是什么……”教练扶住额,“总之承吉,你这样对粉丝敬而远之的态度是不行的,你的粉丝是不会因你的冷漠而对你不离不弃,你也是时候考虑一下针对粉丝的福利……”
        “不要。”我冷漠地打断。
        “不要怎么引来人气!!怎么引来广告商!!白瞎了你这张好脸啊!!”教练怒吼。
       我直起身子虚晃了晃手假装擦掉教练喷出来的口水面无表情地道:“如果我没记错我是个花滑运动员,为什么要考虑像是三线明星整日操心的问题。”
       “体育明星你没听说过吗?!!”
       “那也应该是靠自身能力吧。”
       “既然能靠脸为什么靠能力!!!”
       “………”说得好有道理。我竟被堵住了。
       “啊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教练似乎意识到了自己一时口不择言,“运动员还是必须锻炼能力的,我只是想让你明白你这样的处世态度不对……”
        “……”真可惜,你刚刚差点就说服我了。我继续靠回墙上。
        “啧,你以为我为什么突然又给你说起这些,”教练又是一声叹气,“你还记得去年你从训练基地回国时在机场遇到的两个粉丝小女孩儿吗?”
        “就算我是搞人口普查的我也没有义务记住无关紧要的人的脸。”
        “……人家小姑娘千里迢迢赶到首尔就为了见你一面想和你握握手。结果你方向都不带打弯的径直路过那俩小女孩,还附赠一个冷漠的眼神。”
        “我觉得我已经把我对粉丝的感激之情融进了那一个眼神中了。”
        “可你那时的眼神明明就是嫌弃!!!”
       “那可能是我刚刚看完你转头看粉丝时还没调整好感情。”
       “…………”教练抹了把脸,情真意切地看着我,“承吉,答应我,为了这次俄罗斯大会期间我大韩民国与各国的国际关系你别和别人说话好吗。”
        “好,我答应你。”我同样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是情真意切。
       “真的?”教练狐疑。
       “嗯,毕竟我只看见你才会不自觉地变刻薄。”
       “………”
       “这是最后一次。”我举起双手保证。
       “……你真的能控制住你的嘴吗……”教练有气无力地翻白眼。
       我不置可否地耸耸肩,戴上耳机继续听关于曼波舞的历史起源与演变剖析的教学录音。环视一圈其他等待行李的选手,发现都是在一边听教练单方面逼叨,一边揽着自己妹妹告白、思考怎么加入意大利兄妹的对话、凹着奇怪的pose听歌、咬着从飞机上带下来的速食土豆泥的勺子看向出口似乎在等什么人。

       哦,不。我眯着我的小眼睛定睛一看。还有一对画风清奇的。

        “勇利,之前在中国那晚教给你的俄罗斯的风俗禁忌记好了吗?”
        “啊是,大致都记住了,我自己也上网查了些。不过我不知道这些有什么用……”
        “啊那我来考考勇利!唔……比如,送人花的时候…”
        “要送单数花?”
        “嗯没错,所以勇利以后送我花的时候要送1225朵哦。”
        “诶?啊好的……”
        “还有吃饭的时候不能坐在?”
        “桌角。”
        “正确!那以后吃饭就别乱坐了靠着我坐哦。”
        “好吧……”
        “还有就餐时也不能照镜子,所以吃饭的时候不要东张西望,嗯……眼神放在我身上就好啦!”
        “………哦。”胜生勇利木木地哦了一声,然后反应过来似地问,“所以我知道这些有什么……”
        “啊对了勇利!”那个大名鼎鼎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突然转身面对着胜生勇利,小孩子般地勾住胜生勇利的肩膀,“我们要住的aerostar hotel交通挺方便的,出门拐弯五分钟就能到地铁站。附近也有不少景点,比赛完了要不要多逗留一会儿我带你四处转转?”
       “好啊,”胜生勇利兴致勃勃地应了一声,又苦了脸,“不过我真的不是很了解俄罗斯历史文化……”
       “没关系我了解啊!”尼基福罗夫丝毫不介意地揉着胜生勇利的头发,“大剧院、克里姆林宫、红场,我都知道地很清楚。勇利你愿意的话我们还可以去圣彼得堡玩玩,那样就不用住酒店可以住在我之前的房子里了呢。”
        “真的可以吗?我很期待!”
        “嗯,那一会儿晚饭我带你去个我很喜欢的饭店吧,每回来莫斯科比赛我都会去那。”
        “好是好,但时间来得及吗…”胜生勇利皱眉,“还要去旅馆放行李,说不定媒体也都埋伏在那等着你呢…”
        “这样的话,那我来应付媒体吧,行李就交给勇利了~☆”
        “好!”

       两人一朝上一朝下,相视而笑。其不要脸秀恩爱的精神攻击当即让一旁吃速食土豆泥的无辜小毛子捏断了塑料勺。

       说好的俄罗斯人不喜欢让客人进自己家门呢?

       我好像有点明白中国大会时一直在吐苦水的雷奥与季光虹和一直在嘿嘿嘿笑的披集的感受了。

       我想了想,用手机拍下了这“笨蛋夫妇闪瞎单身狗 儿子”的一幕。

        等以后不高兴了看看照片吧,这够我愉悦一年。


<2>
       在电梯门口看见胜生勇利和那个萨拉不自然的打招呼时我就意识到他俩可能有什么过往,毕竟我的直觉和我爱犬的嗅觉一样敏锐,两人见面时木楞的空隙也太大了。

       说不定是修罗场。
       我在心底高呼一声万岁,想着能不能趁这俩人叙旧赶紧上电梯躲避似乎快追来的粉丝。
       然而我没想到因为我一句普通的拒绝邀请反而给了胜生勇利逃跑的机会。

       被意大利女人缠住是最麻烦的事;
       被有个妹控哥哥的意大利女人缠住是最最麻烦的事;
       被有个身边总跟着一和事佬小跟班的妹控哥哥的意大利女人缠住简直可以被列入人生最值得拿出来逼叨的十件事之一。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米凯莱·克里斯皮诺一副恨不得徒手撕了我的架势和一旁埃米尔·尼古拉带着和事佬的笑容笑嘻嘻地拦着他,萨拉倒是不再怎么介意我刚刚的态度,一个劲地朝我身后看胜生勇利去哪了。

       但你们能不能从电梯里出来演小品。
       我干瞪着他们,却没有什么卵用。
 
       电梯口入口方向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嘈杂声,我的耳朵辨认出来是五六个女人的声音。
       并不是不相信这个酒店的安保,但是冰圈粉丝神通广大几乎是每个花滑选手的常识,我暗道一声不妙,硬生生地挤进了电梯,不等那三人反应便按下了关门键与一楼键。

       “走吧,别闹了,伤感情,”我的声音不带一丝波动,“一起去吃饭好了。”

        “……………”
       本来就都是因为你好吗?!!!!


        Aerostar hotel内的餐饮设施齐全,但酒店外周边的餐馆却着实没几个。我冷眼看着米凯莱他们靠手机上的谷歌地图找到了一家小餐馆,然后不意外地在餐馆里看到了其他也都来吃饭的选手,除了大概已经休息的小毛子。
       我们朝竟然坐在一块吃饭的J.J和维克托夫妻、啊不、是维克托师徒点头算是打了声招呼,然后走到了饭店的另一头坐下。另一头都是双人座,由于米凯莱死扒住他妹妹不放所以埃米尔只能和我坐在一张桌上。

       其实我想换张桌自己坐。
       但由于这样做会显得太娇病所以我没有什么反应。

       饭店里很空,看起来像是又一个被赛委包场供选手吃喝的饭店,饭店的老板看出来我们没有点餐的兴致后十分熟练地向我们推荐了套餐于是我们非常敷衍地下了单。

        “说起来,维克托和勇利真的是那种关系吗?”大概饭前八卦是世界各地女人的习俗,萨拉勾着头偷偷摸摸地说,“毕竟那可是那个维克托哎??下午在机场看那俩人的举动我还以为我在看什么同性电视剧。不,同性电视剧都不带这么狗血的。”

       哦?小姐,你知道我大韩民国现在的政府危机吗?那才是真·狗血同性(魔幻)电视剧。
       我就着黄油啃黑列巴,超额完成每日自黑祖国的任务。

        “难道不是吗?我以为大家都默认了。”埃米尔摸着小胡子理所当然地道。
        “萨拉没必要在意他们,我对你的爱不会比他们间的爱少。”死妹控不放过任何一个表白的机会。
       “米奇……以后在外面就不要说这种话啦。”萨拉不好意思的戳戳自己的脸。
       “就是啊米奇,萨拉已经是成熟的淑女了,这样说只会对她造成困扰。”埃米尔努力想插入兄妹俩的对话。
        “好,”看着自家妹妹可爱的举动米凯莱不禁放轻了声音,“比赛完要在莫斯科再转转吗?之前来莫斯科比赛行程都太急,还没有好好在这里游玩过。”
        “我跟着米奇就好!”萨拉笑地很开心。
        “萨拉……”妹控十分感动。
        “米奇……”萨拉也十分感动。


        “…………”
        “……完全被无视了呢,你。”我一个没忍住,幸灾乐祸地揭一旁埃米尔的疤。
        “……果然还是不行啊,完全不能加进那两个兄妹。”埃米尔苦恼地捻着小胡子。
        “你为什么想加进那俩人?”我压低声音问。
        “你难道不觉得那两个兄妹间的亲情很吸引人吗?”埃米尔从侍者手里接过红菜汤,顺带帮我接过奶油蘑菇汤,“我也好想有这样的兄弟姐妹啊。”

       完全不觉得。我在心里使劲地摇头。这种程度已经算走火入魔了吧?

       “所以你就想着跟着他们就能加进去了?”我对着蘑菇汤拍了张照,却并不觉得它有被上传到ins的价值,“你选择了先接近萨拉小姐?”
        “嗯哼,”埃米尔耸耸肩,“然后如你所见,米凯莱每次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提防我,好像把我当成了他脑内那个他是骑士萨拉是公主故事里的大魔王。”

        至少你在他脑内的幻想里有一席之地了,很有成效啊。
       我拿纸巾擦擦嘴,“那从米凯莱下手呢?”
       “你也不是没看到他眼里只有萨拉……”埃米尔无力地仰望天花板。
       “喔哦,”隐约察觉到埃米尔话里意思的我决定顺着他的意思接话,“那看来只能从双方同时下手了啊,不如你娶了这两个兄妹吧”
        “……?!?!”罐牛肉块从埃米尔口中掉进盘子里。
        “啊,捷克是允许同性结婚的呢,”我拿手机查了查,“不过不允许一夫多妻,真可惜,看来你要做出一个选择了,”我又顿了一下,“捷克允许同性结婚的哦。”
       “………”埃米尔看我的眼神突然变得深沉而不可捉摸。
       “………”瞅啥瞅,难道不是你引导我这么说的吗?我毫不客气地瞪回去。

       “哈哈哈胜生你还真是厉害啊!!”
      饭店另一头的笑声打断了我和埃米尔眼神交流的战争,我挪挪凳子伸头看见J.J勾着胜生勇利的肩膀大笑,维克托就坐在一旁一边玩勺子一边保持着毫无温度的笑容看着J.J与胜生。
        “中国大会的录播我有看,真是厉害啊胜生,你是怎么做到把音乐节奏与表演结合地那么融洽的?”J.J越发凑近胜生勇利。
        “啊哈哈那个也是多亏了维克托的训练……”胜生勇利干笑着朝一遍挪。
        “真是谦虚。胜生对音乐有什么特殊的喜好吗?比如喜欢摇滚风之类的。”J.J像是人体天然屏障器,完全没注意到维克托越发犀利的眼神。
        “音乐吗?我比较喜欢空灵的纯音乐……之类的?”
        “那还真是意外。我以为能跳出那样eros的人会更加狂放一些呢。”
        “啊哈哈哈这是哪里的话……”
      (自顾自)说到兴起处的J.J用叉子夹了块香肠沙拉放到胜生嘴边,胜生勉为其难地吃了下去。

       我仿佛看到维克托的NP快满槽了。

       “话说胜生,这次俄罗斯大会你觉得你的状态怎么样?”J.J话锋一转,我敏锐地察觉到了他语气间细微的变化。
        “啊,感觉还可以?”胜生不太确定地道。
        “诶……我可是很替胜生你担心啊…”
        “是、是吗,那…谢谢?”
        “毕竟你这次参加大奖赛可是关系到维克托,俄罗斯又是维克托的家乡,你如果失败了的话,维克托很难办吧?”
        “……嗯,说的是啊。”
        “如果真的失败的话维克托恐怕会迫于外界的谣言压力也不得不离开哦?到时候胜生你要怎么办?”
        “到时候我……”
        “嘛不过没关系反正你也快……”

        “嘎吱”
        维克托手里的勺子断在了他的手指间。

       维克托蹭地站了起来一手捞过胜生勇利,居高临下地用冷冽的目光看着J.J。
       “抱歉,我忘了勇利赛前不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吃饭,失陪。”
       语罢,在餐盘下塞了一张纸币揽着胜生勇利离开。
        J.J坐在原地笑容不变地摸着下巴。

       难道是天然黑?
       我放大摄像镜头,拍下了桌子上被维克托折断的勺子,上传到了ins。

       话说俄罗斯人都喜欢掰弯勺子吗?
       我想起了被小毛子在机场折断的勺子。

       没过一会儿,我的手机开始不断震动,是ins的评论。
       我打开ins,不出意外地看到了诸如“什么?!Seung Gil居然发ins了?!明天是不是地球要被毁灭了?”“呜呜呜呜男神你看看我男神我在这!!”“承吉不要只发物品的照片发自拍嘛”“承吉你的爱犬呢?!我们要看狗不要看勺子!!”的评论。
       除此之外还有“这张照片有什么用意吗?感觉像是随意拍的?”“随意拍照片发ins的确像SG的风格”“咦这是被掰弯的勺子?是我想多了吗难道这是男神要发什么的预告……??”“??!!what?!!我男神要出柜了?!!”“啥?!男神是Gay!!Yooo!!”“不!!男神你快回来!!”“话说SG这一次去俄罗斯大会参赛者不也有那对师徒吗……”“喔,原来如此,男神受到了那对基佬的AT立场影响啊…”“太可怕了,基佬的AT立场(瑟瑟发抖)”“呜呜呜呜男神你不能被他们影响啊我们的孩子都快出生了呜呜呜呜”这类的评论。

       我居然被拿来和那对基佬相提并论了。
       我的内心在颤抖,我受到了极大的震(shang)撼(hai)。

       “哈哈,承吉你这是发了什么啦!”萨拉看着手机笑道,“拍勺子有什么意义啦!”
       好烦,我爱发什么发什么。我咬着肉串控制住小眼睛里的杀气。
        “发自拍嘛!难得有这么一张好脸,”萨拉手指抵着下巴头伸向我这桌,“啊不过这件衣服不适合自拍呢。说起来为什么不关注一下潮流呢承吉,感觉你穿衣风格完全不定型啊。嘛虽说你长得帅无论穿什么都像是流行款式。”

        啧。我在心里不悦地啧了下舌。
       “那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像你这样整天一见到男人就凑上前搭讪的在我们韩国、啊不,在亚洲是被称为荡妇的,”我往嘴里送了一口蘑菇汤,“嘛虽说你长得很漂亮再怎么浪也很招人喜欢。”
        “……”萨拉似乎头一次被我挤兑,一时震惊地无法反应过来。
        “你小子又在对萨拉说什么!!”米凯莱一拳捶在了桌子上站起来打算揪我,埃米尔赶紧站起来拦住米凯莱充当和事佬。
        “嘛嘛别激动米奇,承吉说话就这样,没有恶意的,对吧?对吧??”埃米尔冲我挤眉弄眼。
        “……”为了避免火上浇油我扭过头不说话。
        “你你你你给我过来我教你怎么和淑女说话!!”米凯莱似乎火气更旺了。
        “好了米奇,”萨拉伸手拽了拽米凯莱的衣角,扭头鼓起脸对我道,“你为什么那么说呢,我只是好心给你提个建议。”
        “好心的建议也分说与不说的情况,”我从上到下看了一遍萨拉,“就好比你用了一只之前从未用过的新口红,我看到后感到非常不适但我不会直接提出来,这就是不说的情况。”
        “哎?我的口红不合适吗?”萨拉立即跑偏了重点。
        “是的,显得你的皮肤格外地黑。”这是你逼我说出来的。我面无表情。
        “……”萨拉败退,First Blood
        “萨拉不管用什么颜色都好看!像你这种嘴毒的刻薄男能有什么品味?!”妹控很愤怒。
        “闭嘴老处男。”
        “…………?!?!?!”妹控败退,Double Kill
        “好啦好啦承吉你就别再这么说话了,好不容易大家一起吃个饭别挑事啊。”和事佬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加进谈话。
         “…………”我沉默地看着他。
         “……??咦,承吉?怎么不说话了?”和事佬欣喜地摸摸胡子,“难道我的话有用……”
        “哦不是,”我打断了他,思考了一下情真意切地道,“那个……你叫什么什么来着?”
        “………”和事佬败退,Triple Kill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李承吉完成三杀。


       因为一不小心又刻薄了的原因,意大利兄妹和捷克小哥迅速吃完饭离开了饭店,空荡荡的饭店里只剩下了我和J.J两人。
       J.J看到后端着汤乐呵呵地坐到了我旁边。

       你当这是学校食堂吗?
       我瞪着眼看他。
 
       “嘿lee!”J.J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我有种莫名想打人的冲动,“我看了日本大会的录播哦!你的表现很出色呢!!”
        “……”这是要对我用和对胜生勇利用的同样招?我沉默地看着自己的手机不想理他。
       “你的粉丝真的很多啊!和我一起看录播的女性友人一直在指着你说好帅呢,”出乎我意料J.J没谈我的比赛给我施加压力,似乎真的只是普通唠嗑,“不过最后冠亚季合影的时候你的站姿真妖娆啊哈哈哈哈哈!!!”
        “……”
        凹姿势是我大韩民国人民的种族技能,不爽来咬我啊。
       我翻着看自己爱犬的照片,努力压抑住想对他直接上手的冲动。


       “咦这是你养的狗吗?”似乎不知道何为“距离产生美”的J.J凑过来看我的手机屏幕,“你是狗派啊。”
        “………所以呢?你是猫派?”因为牵扯到了狗猫派的问题,我迫不得已开口接话。
        “No、no,我也是狗派的。不,我本来也是狗派的,”J.J摸了摸下巴,“但我最近突然觉得逗猫也挺有意思的,尤其是把猫逗炸毛的一瞬间。”
        “最近?”我的心里似乎隐隐明白了什么。
        “加拿大大会后。”J.J笑眯眯。
        “哦是吗,”我把下午在机场拍到的小毛子的粉丝画的猫耳小毛子宣传画的照片调出来,然后把手机放到J.J眼前,“又能逗猫了,很开心?”
         “很开心。”J.J笑得一脸纯良又阳光。

        啧,果然是天然黑。
        我在心底啧了一声,并为明天的小毛子点了根蜡烛。


<3>
       那张被掰弯的勺子的照片在ins上还在被讨论,我要出柜的流言越传越广,这导致我在SP比赛当天下午还惦记着,午睡的质量惨不忍睹,教练来叫我起床时我的低气压把教练吓地以为她恐怕要当天引咎辞职。
       出酒店时又一个失神被几个粉丝抓住,然后我面无表情地给她们签了名合了影,才到达体育馆。

       啧,最近水逆啊。
       等待入场前我拿出了数独表格为一会儿的比赛做热身(nao)运动,顺带转移一下注意力。

       进赛场时我和埃米尔撞在了一起,埃米尔站在我前面卡着门,我的手扒着门框不放。
        “……先来后到。”他诚恳地道。
        “不,我帅我先进。“我同样(以我的标准的)诚恳地道。
        “我觉得我也很帅。”埃米尔又开始捻他的小胡子。
        “尊老爱幼不懂吗?”我转换劝说方向。
        “老?”
        “我比你年龄大。”
        “那你怎么不爱幼呢。”他似乎抓到了攻击点。
        “我长得比你年轻。”我也理直气壮。
        “…………”
        最后埃米尔屈服了,让到一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点了点头先进去了。

       怼人真舒爽。
       我很愉悦。


       虽然之前的比赛就穿习惯了,但看着教练再次拿出我的表演服的一瞬间我还是顿了一下。
       说实话,第一次看到赛服,我连把设计师塞进瓷缸里做成泡菜的心都有了。但转念一想说不定这样可以降一波粉,我也就没什么异议,连那个深V杀必死也没怎么计较。
       不过好像也没降成粉。
       日本大会后我刷了刷推特和ins,发现很多人都在吐槽像七彩鸡毛掸子。然后我敏锐地发现有大批中国人的评论里不约而同地提到了同一个中文词汇。我想了想,抄了下来,通过雷奥联系到了据说已经删了Skype的季光虹。


        “咦lee?怎么突然找我?有什么事吗?”季光虹似乎在睡觉刚刚被雷奥叫醒,眼睛还有些惺忪。

        好了好了知道你们俩也恩爱,下一个。

        我调整了一下情绪道:“想问你一个中文词汇。”
        “诶?!”季光虹失声喊出来,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看起来被问过不少奇怪的中文词汇啊。
        “就是这个,”我拿出那张写有“二胡卵子”字样的纸放在手机镜头前,“推特上很多中国人提到了这个。”


           然后我就眼睁睁地看着季光虹的表情由ᶘ ᵒᴥᵒᶅ变成Σ(゚д゚lll)再变成ノ( ゜-゜ノ)。


        最后季光虹用憋笑憋出内伤的表情悲痛地说:“对不起lee,虽然我很想给你解释但是……为了不让你对中国网民产生奇怪的印象,抱歉!!!”说完迅速关掉了视频通话。

        “………”

      自从世界广大网民在论坛里扒了暴雪封的那批中国账号ID的含义后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你们中国网络文化博大精深了好吗。


       我也退出skype界面,手机上显示的是谷歌出来的二胡卵子的解释。

       我不是有意不告诉季光虹我已经查出来是什么意思了,我只是想逗逗仓鼠。

       逗仓鼠真好玩。

       于是我当晚在手机备忘录记下了“回家养几只仓鼠”的事项。


       sp刷新了个人最佳成绩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不禁弯了弯嘴角笑笑,连赛后面对媒体采访语气也温和了许多。

       剩下的时间我可以浪了。
       一般的选手都是这样想的,但是我没有,我坚持做完了赛前热身(nao)用的数独。
        毕竟双子座的强迫症也很严重的。

       再抬头时发现尤里·普利赛提正站在我前面,看着会场入口不知道在期盼些什么。
        我想了想,拍了下来,打开了花滑选手群。

「花滑不是基佬的运动,花滑是世界的财富」有新消息:

苦X备战的女选手:
[维克托蹲下系勇利鞋带.jpg][勇利拽维克托领带.jpg]
你们看你们看你们看!!!!

苦X备战的女选手:
这俩人要干什么!!干什么!!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小勇利的雄性荷尔蒙呦!!!

Sara:
我现在确信他俩的确是公认的秘密了

苦X备战的女选手:
能把风衣穿出燕尾服的效果维克托也是厉害啊……

苦X备战的女选手:
我在隔壁热身……刚刚居然发生了这一幕吗!!早知道我就偷渡过去看看了!!

Sara:
我一直都在看哟

苦X备战的女选手:
萨拉狡猾!!!

苦X备战的女选手:
这俩人稍微有点分寸啊!!!这次是真的有小孩子在啊!!尤里还在啊!!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尤里:我不认识这对白痴夫妇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尤里:这对白痴夫妇才不是我爸妈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哈哈哈哈哈意思意思心疼一下小尤里

Lee:
[尤里眺望会场入口.jpg]
这是……?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哈哈哈哈哈是被闪地不忍直视了吗

苦X备战的女选手:
等等不开玩笑……尤里怎么了,看表情很落寞啊。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咦????

Mirra:
啊估计是最喜欢的爷爷没来吧,尤里是个爷控你们知道吗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好像有所耳闻……

苦X备战的女选手:
第一次听说……毕竟每次和尤里说话光顾着逗他了……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喂喂你好过分啦!

苦X备战的女选手:
找时间我会去道歉的[忏悔.jpg]

Mirra:
爷控到他的短节目就是对他爷爷的感情呢。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呜哇!!!

苦X备战的女选手:
莫名心疼小尤里??

苦X备战的女选手:
所以爷爷还是没来吗?


·
·
·

       又随意翻了翻之前的聊天记录,我把手机锁屏,决定去搭讪一下小毛子。

       “你在等谁吗?”我走到他身边冷不丁地问。
       “啊?!”小毛子似乎被吓了一跳,继而凶神恶煞地不耐烦道,“和你有关吗?!”
       “我只是觉得你像是在等人……”我斟酌着措辞。
       “所以呢?!”
       “我来体育馆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老人,似乎是迷路了。”
       “???!!??”小毛子像是见到了心爱的小鱼干的猫一样眼睛亮了几个度,“你说真的?!!”
       “不,假的,我说着玩的。”我面无表情地道。
       “……………”小毛子NP值飙升中。
 

       我感觉有些对不起他,估计一会儿他还要被J.J逗,这么做真是太落井下石了。


        “你很喜欢你爷爷吗?”我赶紧转换话题。
        “……当然了,不然为什么我等他,”他惊讶地看了我一眼似乎不明白为什么我知道他爷爷,但他也没具体问,“只有让爷爷看到Agape的表演,我的Agape才算完成了。”
        “为什么这么急呢?”
        “这不是当然的吗,你难道还不知道运动员的职业寿命吗,”小毛子托腮看着正在表演的胜生勇利和场外一脸兴奋的维克托,“何况我的样子也不知能保留多久,我想让爷爷看到最完美的Agape。”

       可是你今年才15,我都20了但我还很帅。
       虽然很想这么安慰小毛子但鉴于我的脸皮没那么厚所以我换了种说法。

       “你还很年轻,不用担心这种问题。”
       “哈?怎么能不担心?”小毛子埋怨似地冲我翻了个白眼,指着维克托说,“你看看他还不清楚吗??!”
        “…………”
       我看了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发际线),又想了想几年前看的他的比赛,陷入了沉默。

        “维克托先生现在也很俊美。”最终我这么总结。
        小毛子不屑地撇了撇嘴准备上场。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我看着明明亲眼目睹了维克托对胜生勇利的吻足礼却没有什么大的反应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众人。
        这种循序渐进式的出柜实在太可怕了。

       看着维克托虔诚的侧脸,我不禁想起曾经读过的日本文学家谷崎润一郎的作品《痴人之爱》。小说讲述了一个收养了有着洋人容貌少女的男人,将少女精心养育长大,想将她培养成出色的西方淑女并娶她为妻,最后自己却沉溺于少女的肉体,被少女玩弄在鼓掌间却无法离开她,心甘情愿当作于少女的奴隶,自甘受虐,为少女献上一份“痴人之爱”。

       已经沉迷于胜生勇利无法自拔了啊,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但你们这样能走多远呢。

        我抵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4>
       短节目的排名J.J夺得了第一,但说实话我对他的sp的感想除了“他牙齿挺白的如果换成我的教练估计第二天就给他接了个牙膏广告”外就没有什么积极向上的想法了。
       因为他表演时的笑容太欠揍了。

       比赛结束后我依旧游走在体育馆内,然后就看到萨拉弯着腰趴在墙角不知道偷听什么。
        假装没看见吧。
        我打算路过,却先被她发现。她做了个嘘声的动作,然后冲我招手让我过去。我很无奈地过去。
        “你看你看!!”萨拉激动地揪住我的袖子,“维克托和勇利!”
       好好好,维克托维克托,勇利勇利,有话好好说别拽我行不行,你哥的眼神像是要把我做成意大利烤串。
        “看到了,我不瞎。”我默默抽走我的衣袖。
        “其实我之前一直感觉很神奇,维克托和勇利真的是……”萨拉顿了一下,“毕竟勇利还是挺自闭的,就算是维克托我也很难想象他能够轻易走进勇利内心。”
        要不怎么说是偶像的力量呢。
        我也稍稍低下头,问萨拉:“你之前和胜生很熟?”
        “诶?”萨拉愣了一下,“曾经有一起训练过……”
        然后她就止住了音。
        谢天谢地她没有继续讲下去搞什么回忆杀,毕竟我一点想知道的欲望也没有。

       然后我们就偷听了接下来的内容,维克托的贵宾犬出了事,胜生让他回国。

       作为一个狗派我完全理解这个决定,但从大局讲的确欠妥。
       哪怕不考虑选手心理因素,比赛前后还有一堆要教练来处理的事,这样选手才能无后顾之忧全心全意面对比赛,这样匆忙让自己的教练离开无疑也是给自己找麻烦。

       但似乎是为了打我的脸,维克托很快找到了新的解决方案。
       “雅科夫!!”

       于是就这么决定了。
       就是维克托拜托俄罗斯的雅科夫教练时的场景有点像拜托自己父母照顾自己怀孕媳妇的出差丈夫。

       我把奇怪的画面从脑内清除,发了条信息问家人我的爱犬怎么样,然后开始编辑今天的备忘录。


 『俄罗斯大会短节目赛结束感想』:
 不想在基佬的AT立场里呆了,想回家和爱犬玩。






◈我是真的爱着lee的(正直脸)我可是东南亚四人组的粉啊!!!

◈超感谢看完的你!!!TVT

评论(93)
热度(819)

© 无电红绿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