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废狗

|YOI|《季光虹的流水账》

◈如题所示的流水账。回归老本行写相声,充满了大量无品的冷笑话注意
◈cp向的话是维勇
◈大量私设注意 OOC注意 趁着下一集没出来其他选手没出来还没被打脸发出来
◈小季一看就是经常上社交平台的那种,我相信每一个刷社交平台的人内心都住着一个狂野的新吧唧,所以这里是一个外表柔软行为举止彬彬有礼内心却在跑火车的季·人格分裂·光虹(……)
◈看完需要毅力,文笔渣注意
◈那么,请


<1>
        La Parfum de Fleurs的音乐声骤然在漆黑寂静、只有几缕月光透过的屋中响起,我像是突然闻到了坚果气味的松鼠一样睁开双眼,充满血丝的眼睛死死地盯住正肆无忌惮播着乐曲毫不留情吵醒我的元凶——手机。
       托这些天比赛准备的福,每次听到赛用乐曲我就会像训练有素的军人一样抖擞起精神随时准备舒展开身体在冰面上起步。
       我吃力地转动着眼珠,目光投向手机前的墙上挂着明天比赛要用的赛服——一件要仔细看才能发现是唐服元素的上衣,衣服在月光下隐隐有反光,我的心神渐渐回归本体。
       手机还在不依不挠地响着,我这才反应过来是有人打过来了电话。

      『晚上好啊小季,这么长时间不接又是在睡了吗。』啊,是教练。
        “是啊,我觉得我可以睡到明天比赛开始。”我夸张地对着手机打了个哈欠。
       『赛前贪睡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只会让你在明天的比赛更加疲惫。』
        “相信我,我的困意够我睡到山无棱,天地合,我都不会醒。”
      『科学报告证明每次七小时的睡眠足以支撑人清醒工作八小时。』
        “山无棱,天地合。”
      『生前何必多睡,死后自会长眠。年轻人就要拿出朝气来啊!』
        “意思是我用沼气就可以长眠不醒了?”
      『……就是因为小季你睡地太多了才会都十七了却只有一米六。』
        “睡觉明明是长个的。”
      『所以你要践行到出效果为止吗。』教练也打了个哈欠,似乎对我们每次聊天前都要有的关于睡觉问题的互怼感到厌烦『算了,你接下来要做什么?不出去转转吗?其他选手现在好像都在游玩。』
       “诶——”我从耳朵边拿下手机打开Skype和ins,“他们还真是好兴致啊。”我可是为了明天紧张地训练复习了一天呢。
      『赛前再紧张也没有用啦。让你今天去接一下机展现一下作为东道主的热情你也不去,就泡在体育馆里。』
        “其他选手这么悠闲肯定是因为都准备地很完美吧,明天的比赛我真的能发挥好吗……”
       『可以的当然可以。你在美国那次表现就很棒不是吗。』
         “那、万一这次就……”
       『别这么忧心忡忡嘛』教练伸了个懒腰发出懒洋洋的声音,『你可是这一届参赛者里年龄最小的,做到这一步已经很厉害了,而且你的机会还很多,未来还很长。』
        年龄最小?
        ……教练你是不是忘了某个小毛子?我望望天花板,然而并不打算指正。
      『对了小季,你还记得一个饭店吗,叫深巷子,我们原来也去过。』
        “有印象,”我回想了一下,“是火锅啊,比赛前还是不要吃火锅了吧。”
      『不是不是,我知道你不喜欢火锅。是维克托,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现在好像在那里哦!要去吗?』
        “当然去!”我顿了一下,后知后觉地问,“您怎么知道的?”
      『Skype的教练群啦教练群,刚刚维克托发了张图片在卖安利。』
        “那位先生还真的决定当教练了啊……”
      『是啊他当时加群的时候我们也都很震惊呢。』教练在那边喝了口水,『所以小季你要去吗?』
        “去吧,应该。您有什么事吗?”我起身开始找外罩。
       『被发现了嘿嘿。怎么说,就是…』教练支支吾吾地,我仿佛可以看到她在电话那头羞涩地捂住双颊,『帮我拍张照嘛,维克托和那个胜生勇利坐在一起的照……』
        “我拒绝。”我毫不犹豫地打断她,“感觉好没礼貌啊。而且教练和运动员又不一定外出游玩也在一块。”
      『比如?』
        “你和我。”
      『我这不是体育馆突然有事吗!!』
        “还有俄罗斯的雅科夫教练和格奥尔基·波波维奇,他刚刚在ins发了张公园里成对的情侣间孤零零直立着的路灯的图片。”
        “哦那个被甩的单身狗啊…”大概格奥尔基被甩的事传播范围太大(也可能教练太八卦),又正值双十一即临,教练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这的确暴击地很彻底呢。”
        您听起来像是感同身受一样。我憋住了怼教练的冲动。
      『不过维克托和胜生勇利应该是在一块的吧,看这半年维克托的ins和根据尤里·普利赛提对自己短短几天日本游的描述总觉得那俩人应该是整日形影不离的。』
       不,那一定是你们的cp脑作祟。
       我不自觉地打开推特想看看这对几个月前莫名其妙火起来的师徒的tag,奈何翻墙软件线路实在太卡,无限刷新也不起作用。
      『你去看看呗,碰上两个人在一起就帮我拍一张。』
        “真的很没礼貌啦!”
      『那就说“我的教练也很喜欢你们两个但是临时有事无法出行请问可以合个照留个影让我带给我的教练吗”,方法有很多,都是想出来的!』教练换上了引诱纯洁羔羊堕落的邪恶神父的语气,『听话听话,下次动作设计师和你讨论的时候我会让他对你温♂柔♂相♂待的,还是说你有什么其他想要的?』
         ……我只想让你把你语气里奇怪的哲学符号删了。
         “啊啊,知道啦知道啦,”我无奈,“胜生先生也在的话的话我就帮您拍。不过我还是看看路上能不能碰上一个人一起去吧,自己一个人去见维克托先生还是有点……怵。”
      『哈哈,小季再这么羞涩可不行,你要相信自己可能是下一个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啊!』
        “啊啊啊啊啊这种话完全起不到鼓舞人心的作用只会让人惊悚好吗!!!”
      『哈哈哈哈!!!』

       挂了自家大龄儿童教练的电话,用冷水洗了把脸,套上围巾锁门的时候我突然有些奇怪,外国人在中国上网……是不是也要翻墙啊?


<2>
       大概是在饭店里看到的那一幕的冲击力太凶残,直到到了维克托先生和胜生勇利下榻的酒店我还没缓过神。
        披集需要负责带回他的教练(虽然他需要做的只是打电话叫人来并坐在饭店里守着瘫死在饭桌上的自家教练即可),道别时他一边向我们道歉一边手不停歇地按快门键让我十分心疼那个ciao ciao先生,搞不好第二天他就在网上真相大白了,在披集的账号下性格方面与肉体方面的真“相”大白。
       一路上我和雷奥一只手扛着维克托先生,另一只手死死地压住对方的手,以防止对方做出出卖维克托先生肉体以及玷污胜生勇利清白的事。

      “放、放开我,我就传一张,很普通的一张,没关系的……”
      “不行,一旦打开上传列表,手是会失控的!”
      “我、我不会的!”
      “你知道在中国有一种族群叫做'剁手族'吗!”
      “Sounds awesome!是暴走族吗?”
      “不,这种族群一旦失控,危及的是自己的性命!甚至一个家庭的败落!”
       “Wowwwwww!”

       这样的对话持续了一路,直到到达酒店门口,雷奥被他的教练打电话催了回去,于是就剩下我和胜生勇利一起把维克托先生抬回房间。
       我是真的很想用“抬”的,因为我们的身高差,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事实实在残酷,导致维克托先生整个人呈斜坡状,而且他一不留神就像滑溜溜的章鱼甩开了我整个人缠上胜生勇利,扒住他的身体不放。
       胜生勇利只好无奈地一边拽下维克托先生的胳膊一边向我道歉,我就一直腼腆地笑着小声说没事然后趁他不注意拿着手机咔咔咔。

       感受到了披集平时的愉悦。我按着快门键由衷地慨叹。

       等千辛万苦把维克托先生架回房间,胜生勇利直接呈大字趴在床上,我也扶着门口的墙换了几口气。
  

      “啊……是双人间呢。”我冒昧地冲房间里看了一眼。

      “是啊。说起来这个酒店装修真好,白天维克托问完前台后告诉我说房源不够,预定的房间因为各种原因被迫先让给了前面的客人呢,不过还剩一个比较大的单人间。维克托好像真的很喜欢这个酒店啊,还打算这么凑合着住呢,”胜生勇利关上房门把我领到沙发上,倒了两杯水,然后开始整理行李,“不过他可是那个维克托哎,和人挤一张床还是不愿意的吧,我就等了一会儿,又自己去问了问有没有其他人退房的情况,还好运气好又有双人间了。”
       我捧着水杯两眼呆滞地坐在沙发上,不知道是该告诉他难道他没发现这个酒店被赛委承包用来做比赛人员的临时住所,不存在无房源的情况;还是该告诉他虽然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但好歹这里是首都这酒店也是个星级酒店信誉还是讲的私自取消客人预定是不存在的情况不然是会被举报的。
       但我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因为今晚维克托先生的壮举让我刷新了两次对他的认识,他能遇到胜生勇利这样的人………看他苦恼不已好像也挺有意思的。

       虽然我觉得他俩已经像新婚小夫妻了,可能不存在那种“苦恼”。

       But everything is possible!!!
       我的心情大起大落,现在又开始后悔刚刚没掏手机录音。


        “啊对了,”胜生勇利突然从行李箱间抬起头,可能心情太放松一时都忘了说英语,“这么晚了还麻烦你真是抱歉,季君。”
        “不不不,能帮上胜生君和维克托先生我很开心。还有叫我光虹就好了。”我也不自觉地换上我蹩脚的日语,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胜生君总是会想说日语,我想其他人也是,刚刚在饭店里披集和雷奥也都在说简单的日语口语。

       这就是主角的被动技能吗。
       我看着维克托先生又如八爪鱼一般缠住胜生君思绪不禁飘向了远方。

       “可以吗?啊,中国人好像不是很在意姓名方面称呼呢……真热情啊。”
       “啊……其实也不是。”我眼睛斜瞅着地板,没说其实只是因为虽然你说的是日语但是我脑内会自动将“季君”两字用中文发音然后感觉非常地不长志气。

       为什么我不姓关呢?
       我悲痛地想。

        “那光虹君也直接叫我勇利就好了,”勇利君笑道,“光虹君要用浴室先冲个澡吗?”
        “啊不不不不用了,”我慌忙摆手,“我一会儿就回家了。不耽误你们。”浴室搞不好是你们的第二个“战场”。我不动声色地想。
        “这么快?”勇利君看了眼表,有些惊讶,“的确不早了,麻烦你到这么晚真的抱歉。”
        “没事没事,”我摆摆手,想了想补充道,“啊不过在浴室请小心一些,我刚看了一眼防滑垫不算大,一个人还好两个人的话……地滑可能会摔倒呢。”
        “???”勇利君先是一副迷惑的样子,继而意识到什么一样脸色有些绯红地急道,“不不不你误会了不是,那、啊我们不是一起洗的!”
        “………?”我也换上迷茫的表情,“但是……维克托先生现在已经醉了,勇利君真的不帮帮他吗?”
       “诶?”勇利君愣了一下,然后干笑,“啊啊说的是呢哈哈。”

        似乎有什么内情。

        我的眉心跳了一下,不动声色地试探道:“嘛…不过我觉得两个人一起洗澡也没什么嘛,中国还有个成语叫坦诚相待呢。”虽然好像意思被我扭曲了。
        勇利君急忙点头:“对对,而且我家本来就是个温泉旅店,偶尔和维克托一起洗澡也没什么。”
        “咦?”我表现出惊奇,“维克托先生那样的人也会愿意和别人一起泡温泉吗?”
        “就是说啊,所以我们基本都在没什么人的时候一起泡温泉,”勇利君语气间带了丝笑意,“编舞也基本都是在一起泡温泉时讨论的呢,维克托也会指导我几个主要动作。”

        “维克托先生亲自帮助编排呢……真好啊。”我羡慕地感叹,同时敏锐地意识到按泡温泉时候的裸露状态和舞蹈编排动作对身体的舒展性要求……看来该被看的早都被看光了啊,勇利君。

       我想悲(xing)痛(zai)欲(le)绝(huo)地拍拍他的肩膀。

       “时间不早了,”我晃晃脑袋甩出去一些奇怪的东西,“祝你明天顺利,勇利君。”。
       “也祝你明天顺利。”勇利君也站起来,然后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开始翻行李箱,“啊对了,请带一些和菓子回去吧,就当是谢礼好了。”
        “这怎么方便……”我有些手无足措地站在房间里,看着勇利君翻行李的身影。

       说实话我一开始对勇利君并不是很有好感,理由很简单,维克托、那个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选择了他。
       这应该是一种嫉妒,半年前维克托先生决定当勇利君专人教练的消息放出来后,这种感情几乎笼罩了整个冰圈。不,或许像我这样的运动员的感情连嫉妒也称不上,嫉妒应该是那些实力相当的人所拥有的,我更多的应该是不忿。

       同样是平凡,同样是能力不足,为什么我不是那个幸运儿呢?
       当时听信了外界对胜生勇利随意的评价的我浅薄地这么想着。

       后来偶尔看到了网上流传的勇利君在这半年准备时间里的练习视频,才逐渐对他改观,直到这次他来到北京。

        真想亲眼看到勇利君的蜕变。毕竟大家都很厉害呢。

       然后我又开始忧虑起明天的比赛。

        “啊找到了,”勇利君把一个包装精美的点心盒子递给我,“对了还有件事想告诉光虹君,差点忘了。光虹君还记得我们之前在Skype群里聊过游戏吗?”
        “游戏?”我想起来勇利君在网上的资料页面里兴趣一栏的确写着游戏,也因此有一次和他聊天时接了几句他的话,“唔我记得!”
        “嗯就是那次说的高速推理游戏,新作在明年年初发售。我自己定了份全特典,还额外订了一份,不知道光虹君想要吗?”
        “诶??!我记得全特典版很难抢啊!”我睁大了眼,虽然对游戏兴趣一般但我的确很喜欢这一系列,也想过买新作但还是因为时间不好蹲点而放弃了,“真、真的可以吗?”
        “当然!太好了我还怕自己是多此一举呢。你看,职业花滑运动员好像很少喜欢玩游戏的,上次和你聊天真的很开心,”勇利君挠了挠脸颊,露出温暖的笑容,“下次一起玩游戏吧,光虹君。”


       “嗡——”看着勇利君的笑容,我的大脑一阵蜂鸣。

     【系统提醒】您对胜生勇利的好感度已爆条。


       晕晕乎乎地从酒店出来,才发现我的手机屏幕一直疯狂闪烁,我揉了揉眼睛划开屏幕,是职业花滑选手的Skype群。


「花滑不是基佬的运动,花滑是世界的财富」有新消息:
·
·
·
Leo:
[Victor抱住胜生.jpg][Victor缠住胜生不放.jpg][Victor脱衣.jpg][胜生生无可恋脸.jpg]

苦X备战的女选手:
我的天!!这是啥!!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开屏惊喜!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开屏惊吓!!

Christophe:
嗯哼~真是如漆似胶的两人呢

Lee:
………

Гео́ргий:
哼,还真是清闲啊

Emil:
中国大会的参赛员们真的还好吗……

苦X备战的女选手:
我觉得很不好,晚饭前看见了维克托和那个胜生勇利,和他们打招呼但他们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看都没看我,我当时旁边还有人,这让我非常尴尬……

Christophe:
小埃米尔不要以偏概全嘛,我现在还在冰场上练习呢

J.J:
你确定你不是在泡Gay吧?

季光虹:
[憋笑表情包.jpg]

Christophe
过分!!

苦X备战的女选手:
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每次让发言季都会发憋笑表情包,而且我迄今为止没见过重复的表情

苦X备战的女选手(中国):
因为让的备注名……这是会中文的人才懂的

J.J:
????

Phichit:
呜哇雷奥君过分!!说好了不传上网的!!

季光虹:
[点头附和.jpg]

leo:
嘛只是在群里大家看看嘛,也不是在社交平台上

leo:
而且我觉得披集你肯定会控制不住手先传到ins上的

Phichit:
难道我给你们的印象这么轻浮吗!!

季光虹:
咦轻浮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

Гео́ргий:
你们晚上到底在什么饭店见到维克托的啊

leo:
很普通的那个叫什么……火锅店!

Emil:
所以为什么会在火锅店脱衣服……

Christophe:
看起来像是牛郎店一样噢

季光虹:
中国貌似没牛郎店啦……据我所知,光明正大的开着的店没有

Christophe:
啊啦?小光虹知道牛郎店吗?明明还是未成年呢

季光虹:
去日本和韩国的时候有见到过,但是没进去过wwww

Lee:
……………???韩国,有?

Phichit:
啊啊我也要传照片啦!!这股洪荒之力难以忍耐!!

苦X备战的女选手:
请随意随意(兴致勃勃)

苦X备战的女选手:
期待期待

苦X备战的女选手:
他们两个肯定有一腿吧!人喝醉酒意识不清时可是凭本能粘人的啊!!

苦X备战的女选手:
不可告人的交易

季光虹:
[勇利自述的关于维克托和勇利君一起洗澡.mp3]
当时谜一般地就录音了呢www

Phichit:

居、居然连光虹也……??! 

苦X备战的女选手:
日、日文听不懂……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呜哇你竟然不学点日文,这可是主角的语言。

苦X备战的女选手:
这就是为什么你只能在同人里出场连名字都没的原因

苦X备战的女选手:
???不是很懂。不过你们不也是??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喂喂上面的吐槽穿越维度啦!我给你私那串话的意思

苦X备战的女选手:
这这这这这绝对是俩人结婚了吧!绝对已经结婚了!!

苦X备战的女选手:
没结婚也生米煮成熟饭了好吗!!

Christophe:
我比较好奇为什么勇利会给小光虹说这些……
好歹保护一下未成年人的心灵啊?

季光虹:
[天线宝宝捂脸.jpg]

leo:
感觉亲自证实了一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秘密

苦X备战的女选手:
这种秘密不证实也不影响我们对那两人的判断

苦X备战的女选手:
人少了好多啊,谁在线比较清楚详情啊


苦X备战的女选手:
毕竟明天有比赛,选手都休息了吧

苦X备战的女选手:
然而发起话题的就是这几个明天比赛的人呢

leo:
ˊ_>ˋ

Christophe:
☆〜(ゝ。∂)

季光虹:
╮( ̄▽ ̄)╭

季光虹:
咦披集君不见了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其实我也是明天中国大会的……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呜呜呜呜呜呜还是好好奇那两人的关系啊!!
@Yuri @Yuri @ Yuri
睡着了吗睡着了吗求证实

苦X备战的女选手:

@yuri @yuri @yuri

举手之劳,不客气


Yuri:
吵死了啊老太婆!那两口子的事我怎么清楚!!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唔哦哦哦哦哦哦!没跑了!亲儿子都盖章作证了!!

Yuri:
谁是他们儿子啊!!

苦X备战的女选手:
不行这种事不能贸然下结论!

苦X备战的女选手:
谁能去试探一下!!

苦X备战的女选手:
我我我我可以![举手.jpg]

苦X备战的女选手:
我也明天参中国大会,赛前应该能碰到

苦X备战的女选手:
我们一起啊!!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好好好!故意说些撺掇维克托让他离开小勇利的话探探他的反应吧!!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可是我想试探小勇利TVT

苦X备战的女选手:
我也想TVT但我们和他不熟啊,原来也没说过话TVT

苦X备战的女选手:
而且我觉得如果维克托真的对小勇利有所图谋的话,小勇利也跑不掉啊……

苦X备战的女选手:
有道理,毕竟是那个发际线老妖精呢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嗯,是那个发际线老妖精呢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发际线老妖精……

leo:
[维克托的裤子和内裤.jpg]
忘了一张

苦X备战的女选手:
我的天!!三角!!so 闷骚!!

苦X备战的女选手:
Noooooooooooo——
·
·
·

        这是要变成国民homo的节奏。
        锁上手机屏幕,我深呼吸了一口气。

        啊,忘告诉勇利君我把维克托先生的三角内裤放到他兜帽衫的帽子里了。

       大风呼啸着吹,我回头望了望已相距不近的酒店。

       嘛算了,回家休息吧。

       于是此时急着回家睡觉的我也因此错过了披集君发的ins。


「花滑不是基佬的运动,花滑是世界的财富」有新消息:
·
·
·
苦X备战的女选手:
啊啊啊啊啊你们看到了吗!!披集君的!!

苦X备战的女选手:
我去我说披集君为什么不见了原来是在攒NP开大!!

苦X备战的女选手:
那个眼神!!日语怎么说来着,やばい——!!

苦X备战的女选手:
やばい—————!!!

苦X备战的女选手:
明天还怎么见他们试探他们喔[捂脸.jpg]
·
·
·


<3>
       和雷奥一起讨伐完上传照片到社交平台的披集,又手忙脚乱地安慰了几句勇利君,大赛开始了。
       看着披集有条不紊地做热身运动,我晃了晃脑袋想去外面过道上清醒一下。
        这一次披集的sp也会很棒吧。
        我低着头想着比赛的注意事项,不知不觉走到了吸烟区,没想到碰上了俄罗斯的雅科夫教练。
       “啊,机匠冯吗?”
       我看了看周围,发现吸烟区除他外只有我一个人,又联想了一下曾经因崇拜维克托先生而一时兴起去背了的俄罗斯字母的发音,才确定雅科夫教练是在喊我。
        “啊是的,请问怎么了?”我停住脚步有些拘谨地双手放在前面微微鞠躬。
        “啊是这样的,想问问一句汉语的意思,”他拿着烟,似乎是在犹豫点不点上,“刚刚在会场门口看见有两个小姑娘凑在一起看手机,就是披集昨晚发的那个ins,维克托那个小兔崽子和胜生勇利的,一边还激动地说着什么'杰闹'……那是什么意思?”
        “……???”我的大脑断弦了一秒,然后意识到可能那是“基佬”。
       “唔,那个词的意思是一句网络的诙谐用语,”我绞尽脑汁想着怎么说更委婉,“就是说一对好哥们交情很好对对方感情很深任何人连女人也插不进去……”
       “homosexual?”俄罗斯教练吐字无比清晰地说出了标准发音的单词。
        “………??!??”


        老毛子好直白!我被这个词砸地有点头脑不清,满脑子都是homo兽的颜表情在脑内开火车——┌(┌^o^)┐┌(┌^o^)┐┌(┌^o^)┐┌(┌^o^)┐┌(┌^o^)┐ホモォ


       “嗯,是……那个,抱歉,她们可能只是说着玩玩,很多中国人说好兄弟也会取笑他们是基、杰闹的。”我莫名其妙就坑坑巴巴地道起歉来。
       “不,”雅科夫深沉地摇了摇头,拿捏着烟,“我不是想这个,我是在忧虑花滑运动将来给众人的印象。”
        “我觉得花滑现在还并不是很夺人眼球呢……”
       “是啊,公众的了解度还不够,可是已经有了'花滑是最Gay的运动没有之一'这样的取笑意味的传言,这和很多花滑运动员作风也有关啊……”

        我不禁想起了克里斯托弗大叔。

       “维克托那小兔崽子,真是不让人省心…”

        “……”噢,原来您是在说维克托先生哦。

       “不管是不是真的,都要低调一点不懂吗,维克托这种大龄儿童不懂事就算了那个胜生勇利难道也不介意以这样的形象在媒体上露面吗。”

       似乎很有道理,但听起来更像是您对于被强行发狗粮很不满喔。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

       “哦也对,就算胜生勇利想低调可能也不行,一看他就是被维克托那小狼狗压在身下毫无反手之力的样子……”

       说的是啊勇利君一看就是被维克托先生压……

       ……


       ???!???!!

       exm??!?

       等等您好像做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发言??!
       我惊魂未定地看着雅科夫。


       “光、虹。”一听到这类似“网红”的发音我就知道准是雷奥,“又乱跑了,披集要开始比赛了,其他人都找不到你,还是要我来找你啊。”雷奥冲我晃了晃手机。
       “啊哈哈,抱歉啦雷奥君,”我不好意思地笑笑,顺带感觉旁边老毛子的眼神突然犀利了起来,“每次都麻烦你来找我。”
       “没办法,谁让只有我找得到你。”雷奥君笑地一脸阳光。

        ……

      等等这段对话好像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我慌忙扭脸看刚刚还在批判圈内运动员作风的雅科夫。
       “唔……”雅科夫终于点上了烟,“是这样啊。

       等、这样是哪样?!老先生您说清楚啊?我一脸麻木。

       “刚刚的话你就当没听见吧。”

        不我听见了喔?我什么都听见了!老先生您在想什么!住脑!

       “你们做得很不错,很低调……”

      不错什么低调什么我还未成年您注意一下!!!老人家您的思想很危险啊!!

       “那么,我先离开了。”说着雅科夫捻灭了刚点燃的烟头,背影急匆匆消失在过道中。



       “他怎么了?”雷奥一脸茫然地听完了刚刚雅科夫的话。
       “可能,”我缓缓吐出一口压抑在心肺间的浊气,“他终于意识到滑冰救不了基佬了吧。”
       “基佬?救不了?”雷奥依旧茫然。
       “嗯,”我心不在焉地哼一声,想转移话题,“你知道鲁迅吗。”
       “不知道,但我知道闰土,”雷奥老实回答,然后兴致勃勃,“他们是基佬?”
       “………”本想一口否定的我突然意识到也没什么不对,“走吧,去看披集的比赛。”

        我开始后悔没事干跑过道上散心了。




<4>
       “勇利君真帅啊……”
       看着屏幕上的勇利君谢幕,我情不自禁地喃喃出声。

       不知道现在换偶像来不来得及。

       没想到平时腼腆内敛的勇利君eros起来的破坏力这么惊人,我捂着泛红的鼻尖低声傻笑起来,这真是让人意外。

       嗯,意外?

       屏幕上勇利君的成绩已经显示了出来,维克托先生正比着大大的爱心。

       我突然想起来维克托先生喜欢令所有人意外的作风,似乎明白了这两个人在一起的理由。
        意外性真是神奇。

       “这两个人真配。”看着屏幕上维克托先生趴在勇利君耳边不知道低声说些什么,我由衷地发出了感叹。
        “哈哈,没想到光虹都这么说了啊。这下勇利真的向所有人证明了这点呢,”披集在一旁笑着拍手,“这两人真配。”
       我们对视了一眼,感觉结论并没有什么问题。

       至于看后面的sp时维克托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抱住勇利君不撒手,我死死地按住披集不让他摸手机的事我就不赘述了。

       我还要为第二天的自由滑做准备。

       勇利君似乎对自己暂时排名第一的事实感到震惊并且十分慌乱,但我一点都不想知道维克托先生要采用什么严♂厉♂手♂段帮他克服心理障碍。

一点

想知道。

我要沉迷花滑,无法自拔。



◈其实我喜欢雄勇利哎

◈小季超可爱!!

◈请问有维克托与胜生勇利催婚协会吗我申请入会

◈写得有些赶我会慢慢改的TVT超感谢看完的你!!

评论(114)
热度(994)

© 无电红绿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