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废狗

|おそ松さん|一カラ|《决定赌注之时》

✠4.2圣日短篇
✠著名职业赌徒IchiX黑手党kara
✠非兄弟设定
✠kara实力影帝 而且不太痛。
✠oso第数不清次被掺和进弟弟的恋情
✠文中提到oso的爱人 但因为这篇是一カラonly所以oso的爱人就当是指某个osogirl吧……
✠OOC严重!!渣文笔严重!!
✠OOC!!文笔渣!!







“本轮下注结束,庄家邀请4号玩家见面。”



这是位于地中海之滨的Monte Carlo境内最大的地上赌场。砖青色的外墙、暗红色的拱形屋顶、琥珀雕成的大门、修剪整齐的花圃,在外围看时犹如一座矗立在海边的宫殿。

这是世界上所有赌徒的天堂,他们在这里一掷千金,不惜赌上全部的身家性命,只求筹码在自己面前堆积如山那一刹那的痛快。有人进门时还是享誉某金融街的银行家,出来时却成为了衣衫褴褛的流浪汉。至于有没有穷人变富人的案例?怎么可能,穷人何来的资格进入那扇大门?

此时在摆满了十八张各国轮转的大厅内,所有人羡艳地望着屏幕上显示的上一场赌博结果。庄家依旧不变,而仅次于庄家下的,就是那位神秘的4号玩家。

无人能想起这位4号玩家,连他何时下的注也无从知晓。而当大屏幕上显示出他的号码时,这位4号玩家其实早已到了这座赌场宫殿的最高层——庄家、也就是赌场主的私人办公室。

“嘿Ichi!每当出现这样的结果我就知道准是你来了。”

装修奢华的办公室中央摆着一张朴实无华而显得格格不入的长赌桌,这个赌场宫殿传说中的主人,正坐在赌桌的尽头,一边把玩着桌上的红玛瑙骰子,一边摸着自己的尖牙眯着赤眼冲今晚在自己的赌场大赚一笔的这位赌客笑道,“每次你来都让我措手不及,真怕哪天你就真赢了我了。”

Ichi连看那个全身赤红的男人的欲望都没有,他将自己提的箱子随意地扔到了沙发上——虽然他也不记得箱子里装的是什么。或许是防身用的枪?不不,枪他是贴身佩带的。那就是酒?也不对,他刚下的飞机,哪来的时间去买酒?或许是某个上完床的女人落下的?不可能,他几个月都没碰别人了,无论男女。

那究竟是什么呢?Ichi头痛地想摁太阳穴,他的脑袋现在如蜂蜜般黏糊不清,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刚刚在大厅也不会在恍惚之间决定Straight Bet,导致多玩了两局才能上来。


“这一次我们玩什么?二十一点?塔罗奇?还是三人赌博?如果你选最后一的话我需要再找一个人帮忙啊。”赌场主单脚支在椅子上,撑着下巴看着Ichi拉开赌桌另一头的桌子坐下,“不过我这里的漂亮女人也不少,别说一个了,再叫十个也可以呢。”

“用不着。和你赌博,其他人不过都是炮灰,松野小松。”Ichi靠在椅子后背上,企图在这局赌博开始前先休息一会。

“唔,那就玩拉密牌吧。”小松从赌桌下抽出一只箱子,“那么,按照惯例,在开始前我需要问你,你想好了我这一次应下的赌注了吗?”

“嗯。”Ichi漫不经心地哼了一声,自上而下地俯视小松,“我要你帮我找个人。”

“啊呀啊呀,这可不行啊。”小松惋惜地摇头,“你当初说的是你要从我这里赢走值钱的东西,可你刚提的这个赌注可是个委托呢。”

“……所以你在驳回我的要求?”Ichi的脸色逐渐冷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小松大笑出声,“的确是在驳回。不过我突然对你想找的人很感兴趣。”

Ichi看着小松将装有拉密牌的箱子又合上,不耐烦地用手指敲着桌子。

“时间还很充裕,这个夜晚还很漫长,我有足够的时间听你讲一个故事。”小松露出一个营业式的笑容。

Ichi望着对面老狐狸奸诈的笑容,心中愈发烦闷与无奈。于是他狠狠地深吸一口气:

“几天前,我在伊斯坦布尔度假……”


五天前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西部 Sariyer小镇

Ichi双手被捆在身后,坐在冰冷的地板上,默默看着同样被捆起来、扔到自己身边的男人。半个小时前自己还在想要怎么和他打招呼Hook up,没想到转眼这人就和自己一样成了“俘虏”。

男人有一张算得上清隽、一笑起来就有一股日本人所谓的“大男子”意味的脸,蓝色的打底衬衫,黑色的西装外套,修身的长裤,银色的皮带勾勒出紧致的腰身。不过讲真皮带上的银骷髅扣和这人的言谈让Ichi有种莫名想打人的冲动。

Ichi从海边大道进到这家烧烤酒吧时男人已经在里面了,坐在吧台边正好能从这个角度看到男人倚在舞台上和吉他手谈笑风生时露出的洁白的手腕和脖颈。他缓缓下咽着侍者递来的Spirytus,感到自己几个月都没什么反应的身体蠢蠢欲动起来。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在Ichi还没决定好是发出邀请还是直接硬上时,一群提着冲锋枪狂扫酒吧玻璃窗户的黑衣人占领了这间酒吧,嘴上说着乌拉乌拉的Ichi根本听不懂的语言开始捆酒吧里的人。Ichi懒得自保闹出动静,所以乖乖配合这些暴徒把自己捆了起来。

只是没想到这个男人会被扔到自己旁边——Ichi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在黑暗里泛着蓝光的眼瞳,心想——这就是那啥逼缘分吗。

男人后知后觉地迎上Ichi灼热的视线,露出笑容。

“嗨你好!”男人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充满了热情与真挚,似乎完全不惧怕这个场面,“突然遇到这种事真是倒霉极了不是吗?今天我的女神不愿眷顾我呢。”

“……”Ichi没想到男人会用日语和自己攀谈,稍稍迟钝了一下开口,“你好。”

“啊——哈!果然也是日本人呢!真厉害,你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忧的样子。”

“你似乎也一样。”

“因为我习惯了啊,”男人稍稍挣扎了一下,Ichi猜他如果没被捆着的话大概会伸出一只手和自己握手,“Boş,伊斯坦布尔一个组织的小喽喽,肩负着重要的使命来到了sariyer。”

“Bir,游客,在sariyer落脚休息。”Ichi面不改色地用假名言简意赅地回答。(*Bir:土耳其语“一”的意思)

“嗯,我认识你哦,adam,我们在同一家旅馆。”

“咦?”Ichi有点迷茫。

“你不是在Fuatpasa Yalısı订的房间吗?”自称Boş的男人笑容不减一点热度。

“啊是的……没错。”

“我也在那住。”Boş脸上带了些得意,“刚刚进酒吧就想给你打招呼了,但没想会遇上这一出。”

“嗯。”真巧,我也想给你打招呼,不过意味不一样。

“我之前有看见Bir君喂旅馆旁草丛里野猫呢。您真是个温柔的人啊。您走后我也到了野猫旁边想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Boş说到这儿无奈地笑了一下,“没想到野猫一看到我就跑了,还在我手上留了一道。呀——果然我不招小动物喜欢吗。”

“……哦。”并不想聊天的Ichi勉强回应。

“对了Bir君,你知道这些暴徒刚刚说了什么吗?”Boş一副不愿停下说话的样子兴致勃勃地挑起另一个话题。

“……不知道,我听不懂那种语言。”

“那是意大利语,听起来似乎还是南意口音。真不走运,我们别是遇到了黑手党,”Boş一副苦恼的样子,“他们可真是心狠手辣啊,说什么他们在找一样啥东西,有确信情报说带着那件东西的人就在这间酒吧,如果那个人不自己站出来坦白就一个个审问酒吧里的人。真是过分呐。”

“你懂意大利语?”

“我少年时期在地中海的几个国家生活,勉勉强强能听懂了咯。”

“……很辛苦吧。”Ichi平淡地说。

“哈哈一般一般也就那样吧。”Boş朝Ichi方向挪了一下,肩膀紧靠着Ichi趴到他的耳边问,“你猜他们要怎么办?那个人不自己站出来的话这些人肯定不会这么耗下去吧?”

Ichi感受到身边男人的气息,觉得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搔着一样痒痒的,他局促地咳了一声把头扭到一边道:“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那些暴徒……”

话音刚落,酒吧中央的黑衣人中的某人又高声喊了些什么,Ichi面无表情地听着,看见Boş的脸色稍微变了变。

“……那人在说些什么?”Ichi问。

“他们在说他们决定好了审问人的方式,”Boş顿住了,嘴唇蠕动了好几下,苦涩地说,“Russian Roulette.”

“…喔哦……”Ichi小小地吃惊了一下,旋即恢复平静。

“只是这样的反应??没有其他更激烈的感受了吗??!”Boş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一脸云淡风轻的低调男人。

“俄罗斯轮转的话,他们也有可能死,不是吗?”Ichi觉得这人吃惊时睁大眼睛的样子真对胃口,如果能让他哭出来大概会更美味吧。

“不,问题是自己的性命更重要吧?”

“那种东西无所谓,”Ichi耸了耸肩,“所以,具体的游戏规则呢?”

“居然还真当做游戏看待,你还真是厉害啊。”

“不过是赌博的一种,”Ichi不耐烦地说,“规则。”

“…哦,抱歉。还是六发子弹的左轮手枪,两人轮流拿枪,无论谁开枪前他们都会问我们问题,我们必须3秒内回答,回答完的同时持枪者开枪,若不回答就会被一旁拿装满弹药的人立即击毙,”Boş想了想又补充道,“'俘虏',也就是我们,可以选择谁先持枪,也有权利要求再次转动弹匣。”

“哎……是持枪朝对方开啊。”Ichi的语气带有一丝遗憾。

“自己朝自己开枪的话心理压力也太大了吧,足以把人逼疯了,”Boş压低了声音说,“不过或许这么做审问的效率会更高。似乎不少国家就选择这种审问方式呢。”

“所以只要只说实话就没事了。不过满打满算即使子弹在最后一个弹匣,也只有五次提问机会,”Ichi心不在焉地说,“第六次的话那人肯定说不出话来了吧。”

“嗯是哦……这真是要求对方的审问水平呢。还有运气。”Boş谨慎地观察着黑衣暴徒们的举动,突然充满了悲伤地开口,“出现了,第一个牺牲者。”

Ichi循着Boş所示的方向,看到一个穿着暴露的舞娘被黑衣人从地上拽起来按在椅子上,椅子前的桌上放着一把左轮枪和一颗子弹。

“愿你好运,姑娘。”Boş低声默念。

“……你认识她吗?”Ichi忍不住出声问。

“不算认识……我进酒吧的时候她有来和我搭讪,让我点她的名什么的。”

“那只是想赚你的钱吧。有必要为一个想从自己身上压榨利益的人祈祷吗?”

“我为她祈祷只是因为她是一个人,仅此而已。”Boş最后向那边的赌桌望了一眼,垂下了眼帘。

“………”徒劳。想这么说的Ichi怎么也没说出口。


“嘭!”
第一个被审问者,死亡。



“喂,Bir君…你很怕吗?”Boş突然问道。

“……没有。”为什么问这个?这种性命游戏我玩的多了。

“可你的身子在发抖啊。”

“……诶?”Ichi回过神发现自己真的在发抖,不过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夜晚的海风太冰冷。

“是风,我穿的太薄。”Ichi如实回答。

“是是,好吧好吧,”Boş话语里带着一丝无奈,向前挪了点挡在Ichi前面,“我穿的厚,我帮你挡会儿风吧。”

Ichi不明所以地看着Boş的后背,突然意识到说着为自己挡风的Boş其实是挡住了自己看“性命赌局”的视角。

该死的温柔。


“……谢了。”虽然我真的只是冷而已。Ichi心想。



“嘭!”

“嘭!”

“嘭!”

“嘭!”




连续不断的枪声如同死亡倒计时,所有人惊魂未定地望着地上一具具尸体,有几个人甚至已经紧张地昏厥过去。

Ichi醒来时才发现自己睡着了,而吵醒自己的,正是面前揪住了Boş的黑衣人粗暴的声音。

“嘿Bir,醒了吗?”察觉到Ichi 动静的Boş扭头露出一个笑容,“正好,貌似轮到我了,不能给你挡风了,抱歉啦。”

“………轮到你了?”刚睡醒头脑尚不清醒的Ichi含糊地问。

“嗯,是啊。”Boş扭头向黑衣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又回头看向Ichi,“那么,我先去……”

“给我慢着!!”Ichi突然爆出一声闷吼,然后抬头换成英语对着黑衣人,“告诉那边的人,我先替这个人上。”

黑衣人惊讶地看了Ichi一眼,没有动。

“………Bir君你在说什么??!”Boş愣了一下回过神叫道,脸上是掩不住的慌乱与复杂,“你在这里好好呆着!!”

“你给我闭嘴!”Ichi身体向前,蹭过Boş的脖颈狠狠地咬了一口,Boş吃痛地呻吟了一声。

“给我在一边站着!”Ichi站起来活动了下身体,他觉得自己疯了。

Boş也跟着站了起来,一脸难以言喻地凝视着Ichi落在地上的影子。

黑衣人看着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将两人领到了放有左轮枪的桌前。

“你确定吗?”坐在桌边的貌似是这些暴徒的首领,他让人给Ichi和Boş解了绑,将一颗子弹放在了桌上。

“说什么废话,”Ichi按了按太阳穴,疼痛感让他逐渐清醒了过来,“谁来装枪?”

“当然是我。”暴徒首领说着将子弹放入弹出的弹匣,“你可以决定我是否要再次转动转轮。”

Boş突然将手放在了Ichi肩上,脸埋没在黑暗中,让Ichi看不清表情。

“数着数,2分钟。”Ichi头也不回地低声说,肩上那只手却抓地越来越紧。

算了,就这样吧。Ichi心想。

“转动两次,三格半,从我开始。”Ichi紧紧盯着暴徒首领的枪提出了要求。

“真有意思,你是第一个提出转弹匣的人,”暴徒首领将枪递给Ichi,“那么,开始吧。”

“好的。”Ichi缓缓举起枪,“第一个问题,是什么呢?

“你的职业?”

“赌徒。”

“嘭!”空枪

双方换枪


暴徒首领举起枪指向Ichi:“第二个问题,完整地说明你来这里干什么。”

Ichi皱了皱眉,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才开口:“我遇到了一个无论如何也无法赌赢的对手。很久前我帮他从他的敌人手中赌赢回了他的爱人,他答应和我进行一场赌博,赌注由我从他的珍贵收藏中挑选。但我只是想赢,不知道选什么作为赌注,所以他让我出来看看提高一下对物品的欲望能力。这里是他的度假地,他推荐我来的。”

“嘭!”空枪

“那个人是谁?”

“是个政治逃犯,现在是个人渣富豪,也是一个赌徒。”


“嘭!”依旧是空枪。

暴徒首领的脸色变了,他抖着手接过Ichi递来的枪,牙齿不住地上下打颤:“你……玩过这个游戏吗。”

“玩过,当时帮那个人赢回他的爱人时玩的就是俄罗斯轮盘。只不过那时我为别人赢回爱人,而这一次不一样。”

“嘭!”空枪
双方换枪

暴徒首领颤抖着将枪递给Ichi。

“你什么都不用问了。”Ichi缓缓扯起嘴角,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你以为我看不到吗,你只转了三格,少半格是你出千的习惯。不巧,我也很熟悉你的这把ColtM1917左轮枪。

“那么,再见了。”


“嘭!”


浓云渐渐遮住了月亮,酒吧内所有人面面相觑。刚刚倒在地上的人的鲜血在地上殷开,久违的血腥味又弥漫在空气中。

Ichi将空弹的左轮枪放在桌中央,向后倚在椅子背上,懒懒地向隐藏自己气息很久的Boş问:“多少个数?”

“94个……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Bir.”Boş哭笑不得地说。

“所以你之前在担心些什么?”Ichi半垂下眼帘却格外锐利地看着Boş。

“当然是担心你的性命,不然还能是为什……啊!危险!!”Boş惊呼,一把掀过桌子挡在自己和Ichi前,如暴风雨一般的弹雨接踵而来。Boş艰难地扯着Ichi用桌子挡住杀人的弹头向后快速撤退。那一刹那Ichi 能听到的只有酒吧内子弹划过空气挟带的风声,和周围人中弹倒地的闷哼。近距离的枪声使他流出了因生理刺激而产生的泪水,视界一片模糊,感官丧失了工作能力。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等到Ichi能重新观察周遭时,发现自己已经被Boş塞在了酒吧壁橱之间的黑缝里,两人委身在这个狭小的空间,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Ichi能感受到Boş从身侧掏出了枪。

“谢谢。”Ichi先开口说道。

Boş顿了一下,摇摇头说,“是我谢你才对。你真厉害啊,居然真的赢了那场性命游戏。”

“……你的身手也不错。”Ichi向外面看了看,“刚刚是那些暴徒开的枪吗?”

“是,但从外面来了另一拨人,那一拨人从外面袭击了酒吧内。”

“……你要出去吗?”

“嗯,不然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你在这里呆着,至少不易被人察觉。”

“…………”Ichi猛地向前顶上Boş,嘴唇贴上Boş的发丝,他伸手摸着Boş脖颈上自己在游戏前啃咬的痕迹,感到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在疯狂地叫嚣,叫嚣着让他撕裂面前这个人,然后一点一点吞入腹中。

“喂,告诉你件事。”Ichi在Boş耳边轻轻吹了口气,“Bir是个假名,我的常用名是Ichi……嗯,就是你想的那个赌徒。”


Ichi?!那个世界四大赌场主都头痛不已的职业赌客?

Boş吃惊地抽搐了一下拿枪的手,然后坦然地笑了,“是吗,原来如此。那我也告诉你一件事吧,”Boş抬手蹭了蹭Ichi 的侧脸,“那些绑了我们的暴徒,是我的手下,直到刚刚被袭击之前,都是我设计好的。”

诶?Ichi真的愣住了。

“我们以为那件东西在你手上,不过现在看来是搞错了,”Boş解开枪上的保险栓,“现在我的手下和另一拨人已经开始械斗了,不过你放心,你不会有事的。”

“但以防你影响局势,也为了你不被另一拨人袭击,只能请你处于不能移动状态了。”Boş将枪口抵上Ichi的肩,“我的手下很快会把你带到安全的地方并为你处理好伤口的。”

“对了,真的很感谢你当时站起来替我进行那个性命游戏,”Boş从脖子上解下一个银骷髅项链放进了Ichi的裤兜里,“您真是一个温柔的人呢。”

“那么,有缘再会。”

“嘭!”

·

·

·



“哎哎?这就没了??所以你要我帮你找这个叫Boş的人吗?”小松听完后大笑,“你找到他了又准备干什么呢?”

“还用问吗?还那一枪之仇。”不过用的是我的另一把“枪”。Ichi不动声色地想。

“至于吗……好歹人家最后把你运出来了不是吗?这要是我,我肯定早就把你当场杀了,出于抹掉'认错人'的黑历史这一点考虑也要干掉你啊!”小松好整以暇地说。

“别废话,到底能不能作为赌注?”Ichi捏紧了裤兜里那个蠢爆了的项链,一想想这个项链是那个人贴着皮肤佩戴的,Ichi就感觉身体的邪火向小腹集中。

“唔……这个……好难办啊……”小松装似头疼地捂住头趴在桌上,桌上的通讯设备适时亮起,闪过一条信息。

“啊Ichi,可以暂时回避一下吗?我的弟弟完成任务回来了。”

“哼。”Ichi不甘地站起来走到投影屏后一脸不屑,“原来你还有弟弟。把亲人当手下用吗?”

“也不能这么说嘛……因为是个很能干的弟弟啊。”小松耸了耸肩,听到敲门声后高声道,“啊进来吧,空松。”

来人蹬着厚重的马丁靴,伴随着低沉又明快的声音道:“唷!许久不见啊brother,又是一天到晚泡在赌场吗?”

屏后的Ichi听到这个声音后不可思议地睁大了双眼,全身都颤耸起来,一股热流从脚到头顶流遍全身,他狼狈地掀开投影屏,发现果然是那个人,那个自称Boş的人,连他脖子上自己留下的牙印Ichi都看得一清二楚。

原来如此啊,Boş,空,空松,松野空松。


Ichi的大脑开始飞快地运转起来,一个邪恶的计划迅速在脑内成形,他兴奋地甚至无法抚平咧起的嘴角。



“……是嘛原来是这样,总之辛苦了啊,空松,回去休息一下吧,我还有客人要招待呢。”小松在空松递来的文件上签了字开始赶人。

“又是赌友吗?那可是堕入罪恶深渊的同行者啊。”戴着墨镜的松野空松摸着下巴看着自家长男。

“无所谓啦快走吧!!”

“好吧,那再会啦,brother!”



厚重的琥珀门再次关闭,Ichi沉默着坐回赌桌边的位子上。

“那么Ichi君,我们再来讨论一下有关你提出的……”

“不用了。”Ichi将拉密牌推到中间开始分牌,“我找到合适的赌注了。”

“诶?”

“那么我们来重新确认一下你的诺言吧,松野小松。”Ichi将属于小松的牌推过去,放肆而得意地笑了起来,“根据你曾经许下的承诺,我要求接下来进行的这场游戏即我们约定的那场赌博。”

“玩家为Ichi和松野小松。”

“牌种为拉密牌。”

“而赌注就是你的弟弟。”

“松野空松。”











✠赶在圣日最后一点时间弄完了OTZZZZZ

✠自己回头看看这都写的是啥啊OTZZZZZZ我只想写最后一幕,就是ichi对着oso说“我们的这场战斗,以你的弟弟为赌注”这样的话,脑补起来真是太帅了!!可惜文力不足(烟

✠我一直觉得mafi空松应该就是这种身手异于常人城府深能够压抑自己本性但总在奇怪的地方犯蠢的设定TVT当然只是我自己的mafi空松

✠超感谢看完的你!!!
✠好了我去暗搓搓地入本子了

评论(21)
热度(188)

© 无电红绿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