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废狗

【TKRB】《storm》(黑道paro试阅+设定) ·下

✠脑洞来自sm26640486 B站也有 因为当时一个激动把脑洞写在了B站评论区所以就不放a v号了(反正搜sm号也能找到……)建议先去看看这个(不过大家应该都看过 看没看其实都无所谓啦
✠很努力但还是失败了的POV写法
✠分为试阅与设定两部分 此篇为试阅下半部分及设定
上篇点此
✠主鹤一期狐三日 还含有石青(上半部分试阅和设定中有大量石青)有三日月箭头天下一振 以及天下一振私设
✠本来是想写一个大家装B刷时髦值的文结果越写越狗血(呆滞)
✠OOC有 文笔渣 还有什么想起来的我会再补充在开头



       一期一振至今也不觉得自己和鹤丸国永很熟,虽然道上其他人并这么认为。
       但凡在道上各组里职位稍微高一点的,基本都知道三条组的美人、织达的鹤丸国永和粟田口的一期一振私下关系不清不楚。毕竟三日月与一期一振共当过丰臣的门徒,而那个丰臣庄园却在一夜间被焚毁的事件太有名,而且三条和织达的械斗太频繁,织达组又和粟田口的关系太暧昧。
       然而对一期来说,面对三日月宗近和面对鹤丸国永根本不是一码事。关于三日月宗近,一期知道自己和他曾经一起生活过,一起亲密无间过,一起对未来划出无边的设想过,可是自己却忘掉了一切,只留下三日月苦忆着那段美好与痛苦的时光。所以面对三日月时,一期更多的是愧疚和无奈。再加上每次三日月见到一期露出那种失望落寞而强颜欢笑的表情时一期总能敏锐地感觉到三日月身边那个本来挂着闲适傲气笑容的叫小狐丸的人身周会立马有一股因不悦而生的戾气,一向以明哲保身为人生信条的一期自然是能避开三日月就绕着三日月走,能不亲自与三条周旋就下放给手下干。
       而鹤丸国永不同,这家伙是莫名其妙出现的。一期意识到鹤丸国永似乎是有意在他生活的环境里蹦跶大概是因为某次伊达组与粟田口协商怎样处理一个已经被端窝的拆白党团伙时,鹤丸国永作为伊达组代表正事不说先提出“作为协商伙伴我认为我有必要好好了解一下传说中的粟田口所以今晚请务必让我在粟田口本宅留宿!”那一次。很久后烛台切听说摇着头说一期你发现的太晚了。 
       对鹤丸国永的印象让一期来形容的话大概就如一个敏感温度计。一开始不清楚鹤丸国永不断在自己面前刷存在感的用意再加上对方的身份摆在那里,一期也不太好冷脸接待,所以这段时间对他的印象也就是不温不火普普通通。
       后来宗三一脸犹豫地告诉一期,他问了鹤丸国永为什么对粟田口家这般献殷勤,鹤丸国永的回答是:“啊……这个说起来可是会吓到你啊宗三。其实我第一次见到一期时他正好在粟田口和伊达地盘交界处处理完逃跑的细作。你能想象到吗,永远挂着得体正直却又疏离冷淡笑容的人将刀收回刀鞘时眼底绽放的光芒!我头一次在这种人身上看到那种疯狂轻蔑的眼神,像是天生为了挥刃而存在,那一刻真是美极了!这个人简直就是老天爷在我生活无聊时赐予我的惊喜!”鹤丸激动地换了口气,捏紧酒杯,扬起一个一如既往地俊朗、而在宗三看来却有些扭曲的笑容,“那时我就在想,天哪,我一定要接近这个人,我一定要撕开这个人包裹在外的伪装,把他真正的一面暴露在我的眼前!我一定要再一次,完完全全地看到他那疯狂的一面!”


       一期承认,听完后的那一刻,他对鹤丸国永的恶感达到了顶峰。尽管从外在表现看不出来,但实际上一期一振一直是一个自我保护意识很强烈的人,他知道以宗三的性格没必要会说谎话,所以对于鹤丸国永随意发出的要踏入他拼命掩藏的私人领域的言论感到十分愤怒。但更多的,大概还是对于鹤丸国永竟然看穿了他的恼火。
       自那之后一期对鹤丸国永冷淡了很多,甚至不吝表现出自己的敌意,粟田口和织达的关系也一度因一期的私人情绪危在旦夕。而那时三条势力日益上升,一直与三条正面冲突的织达无疑骑虎难下。连鹤丸国永都不得不逐渐回归织达组核心处理事务,但如果一逮到机会他还是会去粟田口骚扰一期。


       直到压切长谷部被三条暗袭那晚,博多因为和长谷部是旧识所以前去帮他逃出包围圈,却在午夜失踪,平野和前田在隔壁市查货时与当地的劫匪发生冲突重伤送入医院,厚、五虎他们还在那个动荡的夜晚里游走未归,而药研则要寻回他们,亲信全部被派出去帮助弟弟们,在粟田口本宅几乎只剩一期一个人负责时,警方因逮捕的毒贩招供与粟田口有来往所以要求与粟田口再次交涉,而织达的幕后黑手也浮出水面,在此时光明正大地给一期设了个圈套,诱他跳入。压力和烦躁几乎把一期逼地崩溃。


       他甚至没有注意到鹤丸国永是怎样出现的。于是鹤丸国永眼睁睁地看着一期一振一手持刀一手卡着枪疯狂地将那个幕后黑手用来当棋子的窝点捣毁。血迹斑驳溅满墙面,一期连个手下打电话叫他们来处理干净的劲都没,踢开尸体倚着破烂的桌子喘了几口气,点起烟枪,朝空中吐出一口烟,默默在脑内整理那几个弃子死前吐出的情报。当他看到鹤丸国永就穿着一身白西装披着月光站在门外时,一期像是被泼了盆冷水彻底冷静下来,连刚刚看到血渍飞舞在空中产生的诡异的愉悦感也灰飞烟灭。
       两人就分别站在原地,彼此久久注视而不语。
       而在鹤丸终于忍不住打算开口时,一期先动了。他放弃了试图在脸上堆起虚伪的谦逊的笑容,一脸疲惫,趿拉着肩膀向鹤丸、也就是门口处走去。
        “现在你满意了。”一期与鹤丸即将擦肩而过时这么说道。
        你终于看到我心里伪装下的真实面目了,如你所愿,你也满足了,赶快离开吧,我早就疲于应付你了,好烦。
        麻烦请退出我的生活吧。
        请………………
        “不!怎么可能满意!”鹤丸突然伸手拦住一期,紧紧地拽住一期的胳膊拉入怀中。他的脸颊蹭着一期的发丝轻声呢喃,“你已经不会再试图做那些可笑的伪装了吧,至少在我面前。这可真是省了我不少功夫……是说,你究竟明白我对你的目的吗?”
       美好的唇形贴上水蓝色的发,摸索着滑到了怀中人的耳边。
        “很累对么……那么,你愿意暂时将你的一切交给我吗?我能替你处理好一切,相信我……”


        然后发生了什么来着?
        一期坐在江雪的车上回想。
        好像是冲着那货的脸给了一拳然后立即离开去联系药研和厚了吧?
        再之后自己就忙于寻找失踪的博多,织达的盟约也因织田组的分崩离析而破裂,鹤丸国永连同伊达组一起销声匿迹,等再出现时就是和三条又干了起来,还是在粟田口的地盘上。然后等到达那个频频响起令人魂飞魄散枪声的仓库看清门内鹤丸和三日月的局势后,自己鬼使神差地冲着三日月开了一枪,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想到这几个星期前发生的事一期就眉心一跳,深深地吸了口手中刚点燃的烟枪,尼古丁强使他冷静了下来。但他紧接着又想起这是在江雪的车上,眉心不禁又是一跳。
        然而江雪只是通过后视镜瞥了一期一眼不语,一期又吸了一口,将烟灭掉收了起来。
        “该戒了。”江雪下车时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然后扭头向站在墓园门口的宗三走去。
        一期无奈地笑笑,心说这话基本我认识的每个人都给我说了,都让我赶快戒了。
       鹤丸国永,是说的次数最多的那个。
       一期握紧了乱给他挑的不知道什么品种的白色花束,一个人走进了墓园,寻找那块本不应该存在的墓碑。

       然而一期小觑了墓园。墓园里的碑石难以计数,出于对死者的尊重一期还只能走地慢而轻。找了五排石碑都没有看到鹤丸国永的名字后一期只能屈服地引来守墓人为他带路。
       守墓人听清名字后二话不说带他绕了几个弯三两下绕到一个偏僻的角落——鹤丸国永的墓碑前,然后转身离开,留下一期一人祭拜。
       把鹤丸国永放在这么偏僻的角落是故意的吗——一期放下手中的花束——这真不是三条埋伏在粟田口的细作给你挑的墓地?
      “说起来大俱利伽罗和烛台切君的下落不明啊……”一期喃喃道,“不过应该不用担心,他们似乎被一个叫太鼓钟贞宗的人带走了。这人是谁啊…无论哪一家对他的资料基本都是零。也是你们幼时认识的伙伴吗?真是羡慕。啊,不过伊达组的事我也只是听过你的一面之词……”
        “之前讨论的那个拆白党团伙,我见到了和那个团伙关系不明的一个代言人,化名'审神者',意外的是个挺清淡的人的…呃…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乱和五虎自己学了打台球,用不着你教了,别惦记着了。在那一晚前他们还兴致勃勃地准备找你打一场来着……”
        一期突然用手遮住了脸,他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像一只手攥紧了他的心脏。他觉得真是这太奇怪了,无论从什么角度上来讲,这悲伤来地也太晚了。
        鹤丸的墓前明显比其他的墓要干净整齐,一看就是宗三整理的结果。墓前除了黄白相间的花束还有几盘团子,大概是某个小孩子送来的吧?鹤丸的小孩缘一向很好,他本人本来就像个大小孩。
       微风轻起,树叶沙响,白天的墓园少了幽寂阴森,却依旧沉寂地可怕。
       一期有些艰难地站起来,腿已经麻木了,他一边敲着腿一边环顾四周,发现除了自己墓园空无一人,守墓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一期发了会呆,又蹲下来将碑前的花束分开整理了一番,才起身离开。

       “啊,走了。”就在鹤丸国永的墓碑旁的树林,也就是墓地的边缘,守墓人拿着扫帚,蹲在树荫下,看到一期离开后扭头对身旁将身形完全隐在树干后的人说。
        “是啊。”那人随意地斜靠在树干上,白色的上衣被染上块块黑斑,但他毫不在意,白发散落在肩上,金瞳紧紧地盯着一期的背影,眼中满是阴沉与难以捉摸:
       “真是惹人怜爱。”

END



具体设定:
(有历史人物名称作组织名字注意,没有多余意义)

❋组别与角色

粟田口

○天下一振(私设):

幼时(鬼纨国纲掌事时)已被定位下一代粟田口的大家长,但被无子嗣的丰臣当家看中,收作“门徒”实为培养接班人,粟田口作为丰臣的下属分家只得答应,天下一振也打算继承丰臣后将粟田口与丰臣彻底合并,划分黑道势力。后来丰臣家遭敌家袭击,一把大火焚毁了丰臣庄园,粟田口取代丰臣的位置,天下一振被救回粟田口。 

少年满志,意气风发,军人般的行事作风,正直、孤傲、细心、极具领袖风采、温柔、个人魅力很强(总之就是符合女性心中典型的军人式男友形象)。

因为三日月是丰臣家唯一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学徒地位一样的人所以对他很照顾,两人感情很好。

曾无意间对三日月说过“我会开辟出你想要的那个世界”这样的话让年幼的三日月微红了脸,但天下一振的本意其实只是他很看好三日月希望三日月能作为挚友与助手帮他实现那个理想。

经常溜回粟田口偷窥弟弟们,不过弟弟们都被送出去当棋子后就收了心老老实实和三日月跟着丰臣夫妇学习了。大概就是这样一个大写的苏的人。

○一期一振(略白莓?不是天然呆的那个白莓):

失忆前名天下一振。

病愈后鸣狐随鬼纨国纲出国,一期继承家位。

清楚了自家粟田口现状后渐渐将长老们派出去做棋子的弟弟们收回,想让弟弟们过上安全普通的生活。

对黑道的事不想参与过多安安静静做生意奈何局势不许,简而言之是以明哲保身为人生信条、除了与家族亲人们相关的事都是白眼狼这样的伪·王子真·伪君子。

对三日月愧疚无可奈何又有些畏惧(百分之四十来自小狐丸),对鹤丸感情复杂,尚不明确。

真实的本人性格淡漠,不想处理复杂的事务,但是是真的爱弟弟们以及重视家族荣誉,所以面对弟弟们时会挤出自己的温柔扮演好完美大哥哥,面对外宾时彬彬有礼十足的优雅贵公子。

挥刀杀戮会让他情绪剧烈波动,原因未知。烟瘾是无意间染上的。

○鬼纨国纲、鸣狐:

前代粟田口掌事,鸣狐在鬼纨后。

虽然前几代元老意图漂白粟田口很多年了但进度一直不怎么乐观。

粟田口在荷兰有着成群的罂粟种植地区,在东南亚有着大片的加工工厂,和跨越两个大洲的市场,违法行业带来的巨大利润、声望、影响、人脉难以想象。但鬼纨掌事后火速关闭了这些行业,曾经与赌嫖赌各行业都有染的粟田口如今只剩下了赌场,“赌博只会让人觉得是无伤大雅的活动,但一旦和毒品牵扯上…哪怕有伊达一样的人脉也救不了粟田口”。三日月宗近也深受鬼纨国纲这句话的影响,故日后的三条从未沾染过毒品业。

鸣狐掌事后发展已漂白的公司产业,将粟田口从传统旧思想中逐步解放——按古时方法培养人型兵器的行为基本停止(秋田是最后一代)。

现两人在国外,为粟田口在国外留好后路。

伊达、织田(织达)组

两派介绍:

织田本是一个在丰臣家主提议下和其下属几家派出知识型分子共同组成的研究性组织。研究项目不明,骨干成员宗三、药研、长谷部负责不同研究,但结果会由长谷部汇总交给那个“审神者”,即织田总代理负责人(知道这一点的人也不多),再由“审神者”交给丰臣。

丰臣家败落后,织田归属丰臣的那个敌家。 

伊达是一个普通的黑道组织,却是黑道中人脉最广的帮派,政界、商界、军界、各国皇室、学术界、娱乐圈、不良行业都有线人及门徒。对织田的研究很感兴趣,奈何保密的太严备刺探不到任何有效信息。正值丰臣家败落织田丧失保护伞,伊达组适时地跳出来与织田组签署盟约,伊达组保护织田组,织田组向伊达组提供部分有利的信息。简称“织达组”。

后因织田骨干成员分散、三条的打击,织达组盟约作废,织田组解散。

○鹤丸国永:

伊达组核心之一,在上一代伊达掌事与织田签署盟约撒手人寰后鹤丸就无法无天出去浪不管伊达了。偶尔回伊达和光忠大俱利喝杯酒打打台球第二天就又窜了。无奈之下光忠只好让他处理伊达与各界的人际关系(也就是形象大使(不))于是鹤丸有了正当的理由在外撒地更欢了,不过后来见到了一期就不怎么往外跑了,三条开始打击伊达时正式回到伊达组。

喜爱强大又有血性的人,所以那晚遇到一期后就念念不忘。

意外地喜欢听上世纪爵士乐曲;喜爱摄影,收藏了很多徕卡的老式相机;资深雪茄客,卧室里有一架子的正版Trinidad,因劝一期不要抽烟枪时被回敬了“您不也抽雪茄吗”决定以身作则,痛下决心要戒烟,但还是舍不得扔收藏品。

 并没有被三日月杀死,目前正在考虑是要回到黑道卷土重来复仇再去泡一期还是“去他妈的复仇反正三日月已经没机会了”直接去粟田口泡一期,不过调查清楚三条的目的、注意那个虎视眈眈的古备前是毋庸置疑要做的。

○烛台切光忠:

伊达组核心,主要负责人。

鹤丸平时不靠谱,大俱利叛逆期只知道打打杀杀,只能由自己亲自负责帮派内各项事务和白道上的产业。

和长谷部有几分交情,但由于对方只知道执行“审神者”派下的任务、行事不规律、不计后果所以和他起了不小的争执,也为织达盟约解除埋下伏笔。

和大俱利被三条的岩融、今剑袭击时感到蹊跷而开始暗中调查。但没想到三条真下了狠手,自己夜晚开车时被小狐丸开枪打伤昏迷,失去右眼,被太鼓钟贞宗救走。醒来后得知大俱利也被打败,鹤丸死亡。但紧接着收到了鹤丸发来的“不要声张”的暗哨,暂时放弃集结伊达旧部的计划,一边照顾大俱利、和太鼓钟贞宗一起处理伊达在白道的产业,一边帮鹤丸暗下调查三条。

至今仍为鹤丸的跳脱和大俱利迟迟未过的青春期而忧虑着。

○大俱利伽罗:

伊达组核心,武力输出。

沉默寡言,讨厌但已经习惯了吵闹,除了出任务就是在酒吧里喝酒整理刀枪。

嘴上不说但其实还比较关心鹤丸和光忠(大概?),在鹤丸声称“找到了人生的春天”时神助攻了几次(就是帮着传话啥的,也有可能是太闲了)。

被岩融今剑袭击时光忠示意先不要动真格而对三条很不忿。得知光忠调查三条时受伤后抿着嘴单枪匹马捣毁了三条的几个分部,然后被赶来的小狐丸打败,被太鼓钟贞宗救走。

病愈初期因鹤丸送来了一箱FamousGrouse威士忌而流露出了明显的情感,发出了“还好,都在啊。”这样的自言自语。

现在已经回到了喝酒擦拭刀枪的生活。

○太鼓钟贞宗:

未知


○压切长谷部:

织田成员,知道的研究目的相关比其他成员多一些(除宗三),忠诚于“审神者”。

专业摩托车赛手,十分喜爱自己的那辆银色Ducati。时不时地会正义感爆棚沿路追捕盗贼啥的,因而和当地警局关系不错。

在某次追捕劫匪时遇上同样在追捕的博多(因为那是个悬赏犯),于是两人在当“正义的使者”的过程中结下深厚的忘年之交(?),后来长谷部被三条围捕时博多暗下帮助。现失踪。

○药研:

真名药研藤四郎,粟田口将其作为天才推荐进织田(同时也是为了让他埋伏在织田),曾隶属织田某一研究部门,外界以为他是叛逃入粟田口的。

只知道自己还在织田时每天都在不停地做化学实验写分析报告好像在某个大学实验室里一样,所以回到粟田口后也说不出织田的研究项目提供不了有效信息。

年龄尚幼但很成熟,城府也深,回到粟田口后一心帮着一期哥照顾弟弟们,隐约记得还有一个兄弟流落在外……?

○宗三左文字:

大学时因所修细胞生命科学学科成绩优异而被“在黑道里地位其实很高”的导师推荐入织田。

原本对黑道没兴趣但因看了一眼织田给他分配的实验室决心留在那里做研究。

无意间触及了织田的秘密,猜到了研究项目,但并没有什么反应,一脸淡然地回到了实验室。

左文字是个豪门贵族,本人其实是个上流社会贵公子,奈何从小性格惨淡除了钢琴和学术研究对任何东西提不上劲。预感到织田即将分崩离析于长谷部被三条围捕那晚在织田弹了最后一首舞曲然后随江雪左文字离开了织田。

与伊达组诸位关系较好。

顺带一提的○江雪左文字:

宗三与小夜的大哥,左文字家继承人。

一直试图将宗三从织田捞出来,声称“黑道是滩泥水”,自己却又和这滩泥水里的诸多大佬都相识。

视一期为朋友,比较担忧一期的精神状况。同样好奇三条的目的但深知好奇心害死的不只是猫。

正式身份是个大作家,冷漠,面瘫,有些消极,洁癖,易怒神经质(无灵感时),以及不用多说的死弟控。

三条:
概述:

新兴的帮派,由三日月成立,骨干成员由三日月寻觅定下。

涉及的黑道行业有赌场、色情场、地下拍卖行、私人军火,白道上的产业有染坊、玩具厂、酒店,以及为了追踪“审神者”而新踏入的房地产行业。

虽然明面上针对于各种中立组织(如情报组织、黑医等),打击织达,但其实是想寻找什么人——当年放火烧了丰臣庄园的那伙人。


○三日月宗近:

三条的老大。

幼时无依无靠,流露街头,浑噩度日,后被丰臣夫人带回丰臣家作门徒,遇到了天下一振,并被天下一振的自信正直与温柔所吸引,决心陪伴他,与天下一振一起度过的少年时光让三日月体会到了温暖、满足与快乐。

可惜一夜巨变,丰臣家消失。 无法接受自己所希冀的生活就那样破灭于是成立三条准备复仇。得知后来的织田背后就是那伙人后开始打击织田和织田的保护者伊达,意图逼出那伙人。

见到一期后虽失望于天下一振真的已不复存在却也欣慰一期开始了新的生活,只是因落寞而不自禁地眉梢带上少许悲伤。

 是个云淡风轻性格的人,对除了“找出那伙人”以外的事都看地很淡,甚至曾经侮辱过自己的人如今来请求自己庇护也会掂量一番然后应允,因此被称为“大度量”,有很多人愿意追随。

动真格时眼眸会浮现新月形状(官设借用)。

喜欢养鸟下棋整理花草,被今剑吐槽像个老头。偶尔在生活小事上有些迷糊(基本是没睡醒时)。

最近苦恼于如何让小狐丸面对一期时收敛一下杀气,以及探究自己对小狐丸究竟是什么感情。

○小狐丸:

在某个雨天被三日月捡到。

当时小狐丸还是系着黑领结穿着西装夹克的某个赌场的裁判员,三日月觉得居高临下地发牌的小狐丸有那么一瞬像极了天下一振,只是比天下一振多了分狂气少了些正直阳光。所以在小狐丸喝多了出门透气但不小心被垃圾桶绊倒时被三日月逮到,然后小狐丸就入了那汪明月沼,自此难以自拔。 

十分忠心于三日月,学习担任几乎所有的职务,打手、刺客、情报搜查、管理、助手,听到三日月说“狐啊,你这样下去我用你用得越来越顺手还怎么给别人派任务啊”后暗爽了很久。

没有什么多余的爱好,同样爱喝酒还喜欢逛不同的酒吧。在酒吧见过大俱利(但没有被大俱利发现自己),然后没过几天就因为大俱利捣毁三条分部前去处理了他。

进了三条后几乎改变了所有的生活习惯,唯一不变的就是常去一家油豆腐店,那个饭店是一个肩上趴着狐狸脸上带着面具的路人介绍的,三日月尝了后也说味道不错。

最近苦恼于怎样快点让三日月想清楚放下过去接受自己。

○岩融:

和三日月一家孤儿院长大,老相识,三条的武力输出。

年龄其实比三日月还大些,为人豪爽、狂气、直言不讳,个头高总觉得自己是所有人大哥,很宠爱今剑。

当初三日月邀请他加入三条时一听有架打还能带上今剑二话不说收拾了东西跟着三日月混了。

为人行事作风看起来粗犷但爱好其实很贵公子,帆船、滑雪、马术、赛车样样精通,不过最喜欢的还是和今剑出去干架。

意外地城府很深,但只要不危及自己和今剑就不会做多余的事。因为最近有很多的热闹可以凑所以很开心。

○今剑:

在三日月被丰臣夫人带走后进入那家孤儿院,与岩融一起长大,喜欢窝在岩融身边学习格斗术,三条的武力输出+吉祥物。

玩心重,讨厌管教约束,万事以“有趣”为量度,但看到岩融受伤会真·愤怒。

除岩融最亲近的是三日月,因为三日月会给他很多很好玩的小玩意。收藏癖重,喜欢收集刀具和小香炉。

想抽一次烟,想在公路上飙车。

虽然不清楚局势但是跟着岩融走就对了,这样的行事规律。

最近对于三条的其他成员都把自己当小孩而不满中。

○石切丸:

前道上最大的情报组织的头,现三条成员。主要负责情报疏通,管理三条名下企业,和当三日月的军师(知心大哥哥)。

原本不打算加入三条,但得知了三条打击中立势力而自家情报组织又有自己定下的“绝对中立”这一规则后为了保护组织而加入三条,并试图向三日月证明中立势力无害来着,你打击中立势力那伙人也只当棋子碎了不会冒头。

当年给了青江补肾药后,青江愣了一下然后笑着收下了,但第二天晚石切丸就看见青江打开药盒吃了一颗然后撇撇嘴一把丢出了窗外,那时石切丸笑了出来觉得这人真有意思,开始亲近青江,后来渐渐把青江看作了最重要的兄弟所以即使被他埋怨也毅然离开了组织决定保护青江,保护两人一起创立的组织。

 加入三条后发现一个个都是暴力分子心理障碍人士而感到人生无常。 

总之是个成熟的男人,仅仅是一个单手拨开Givenchy点燃香烟的动作都实力撩妹,但本人毫无自觉,反而对青江整天撩妹的举动感到苦恼。

喜欢喝茶看报纸泡健身房,也经常去神社,“神社安静祥和的氛围很舒服呢”,本人是这么说的。

 被称为“道上最适合结婚的男人”然而别说结婚了连对象还没呢。


其他:

○青江:

石切丸离开后接手情报组织。使自家组织吸纳了许多小的情报组织,扩充后引起三日月的警觉。

对石切丸无故离开感到奇怪与不忿,大概感觉就是“你他妈这和干到一半退出来的男人有什么区别?!”,把这句感慨告诉心腹后心腹沉默了一会一脸的深沉:“原来我们的组织是个妞哦!”,什么样的人带出来什么样的手下。 

虽然总讲荤段子行事也风流但依旧很受女人欢迎,很少玩弄女人感情(除非与工作相关)。

是个很有原则很讲义气也敢拼的人。满嘴跑火车爱调侃别人但人缘很不错。

对石切丸很怨念。

○“审神者”:……这没啥好设定的……纯粹用来充数的人物(因为需要一个让hsb效忠的人物OTZZZZZ)


(反正我也产不了正文了干脆就全部放出的)extra设定

(以下脑洞太大注意⚠️!狗血注意⚠️!DOG BLOOD!)

大致情节背景:

当初袭击丰臣家的是一直以来根基在国外与丰臣实力相当的德川家,明面上粟田口取代丰臣家,但实际上丰臣的家产权力全部被德川家吞噬。

德川家用旧手段隐藏起来,用几个小组织作挡板称自己是个上流贵族但实际上还是个黑道世家。

促使德川家袭击丰臣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夺取织田的研究成果。

当初丰臣发现有些人在某些方面异于常人(如乱的色觉,三日月的瞳,一期莫名的斩杀欲望,这也是丰臣夫妇收一期和三日月作门徒的原因之一),还有一部分人的身体机能远低于普通标准,指望白道学术界或政/府研究是不可能的了,他们只会强行插入黑道使局面更混乱(比如抓走黑道上哪家人做人体试验导致黑道和政/府干起来),所以只好组织了织田组。

但织田组没研究出来原因反而发现了强化人体机能的balabalabala。德川家在某些战争国家有自己的雇佣兵,听说后想将此成果应用改造人形兵器,但丰臣封闭了这一成果下令织田继续研究。再加上德川家对于丰臣家长期压制他们的不满于是德川家袭击了丰臣家,是丰臣家不复存在。
粟田口曾派出后藤藤四郎去德川家卧底(后藤很早就被派出,所以其他粟田口兄弟不记得后藤,年龄仅次后藤的药研只剩一点印象,天下一振很清楚,但后来失忆)。

后藤在德川家时认识了不被人看好的德川家继承人之一——物吉贞宗。两个少年彼此隐瞒了身份在诺大的德川家成了彼此的朋友。及至丰臣庄园起火那晚,后藤一时情急想救出天下一振,却不料找到天下一振的同时也被德川的元老发现了卧底的身份。后藤被砍伤,拼死将天下一振转到烟小的地方,自己却消失在火海中。

但随之赶来的物吉很快找到了已被烧成重伤危在旦夕的后藤,于是物吉在粟田口找到天下一振前带走了物吉。

调查清楚后藤身份及事情起末后物吉发狠夺走了德川家掌事的位置,肃清了德川内部,保留下了织田研究怎样拯救如今只能靠机器维持生命的后藤。
(妈的狗血地不忍直视)

○关于后藤和物吉:

这俩都是小天使!!

后藤是粟田口兄弟中年龄仅次于一期的,所以被派出的早,妥妥的弟控+兄控。

物吉没有白切黑的设定,不腹黑,只是在抢德川家主那黑化了一下,但黑化也是小天使!!大概就是对敌人残忍对兄弟朋友掏心掏肺的那种。掌控德川家后考虑怎样让德川家走上正道。

一些细节设定:

○三日月一开始没想杀死鹤丸,只是鹤丸一边咳着血一边用蔑视的眼光看着他说的一番话激怒了他让他有了杀意(愤怒到眼瞳浮现新月)。
○物吉没有将上一代元老清剿干净,逃掉的那些最后由三日月亲·自·处·理了(谁知道物吉是不是故意的)
○警署的设定是安定清光堀川兼桑……有错吗?!有错吗?!
○没来得及细思的设定如来派仨是黑医,然后就会出现:“哦!喂!明石!这又有一个新的预约!地址是………”“……好远……不想动,让萤丸去吧,或者你去。”“你是想让萤丸去把那人的骨头捏碎吗?!我晚上要去参加庙会,就你一人啦!”“唔,这样啊,那推掉吧……”
麻烦请振作一点啊明石医生!!
○丰臣夫人当初会看中流浪的三日月当门徒是因为幼三日月长得很可爱
○太鼓钟贞宗其实是离家出走的德川家人,知道事情起末但就是不说出真相
○(我好像忘写古备前的设定了……)古备前,三日月枪杀鹤丸那晚后冒头出现。

看起来似乎是想占渔翁之利的无名帮派。其实在上世纪作为政府安插在国家阴暗面的棋子而极具威望权势。

后来随着掌事的替换基本销声匿迹。

如今国家军部的源氏兄弟对织田的研究很感兴趣,故打着与现任古备前掌事的旧交情准备重新动用古备前,意有让古备前清扫黑道政/府会给他们撑腰之意。

但古备前的现掌事莺丸仍在犹豫中:“比起这个我还是更想和大包平一起喝茶啊。”

○关于鹤丸对一期的感情,也不是单纯的爱意(设定里鹤丸有黑鹤成分),硬要概述就是深沉浓烈的爱意中包含了被强大所吸引、想享受完全征服一起一振这样的人的愉悦和企图完全霸占一期所拥有一切的野心。(等等某个神父的即视感好重OTZZZZZZ狗血地我自己吐出一口血)


✠感谢看完了这个狗血的脑洞的你,能够忍受错别字和文笔,以这么大的一个脑洞可是却没有长篇文力,只会短篇(含泪)
✠总之非常感谢看完 
✠如果还有什么CP意味请立即告诉我!!我感知不出来!(其实我一开始没有写石青的打算结果脑洞着脑洞着发现他俩就……)


 
 
 


✠写完后好想写天下一振和三日月少年时期的回忆啊OTZZZZZZ但要怎么打TAGOTZZZZZZ

评论(10)
热度(64)

© 无电红绿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