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废狗

|密林父子||现代|《先生,我不会去做模特的》3

01     02

◘题目貌似真没啥关系了…

◘感觉把叶砸带入塞姐很带感呢 黑色紧身服prprprprprpr

◘依旧速撸,文笔渣

◘想到了一些剧情所以大概搞笑成分不多了(?)……

◘文笔渣 文笔渣 文笔渣

◘笑一笑就好

那么,请

 

 

 

 

 

〈5〉

  暮色铺满街道,黑暗侵入城市,道路星罗棋布,交错织成繁杂的蛛网。

  加里安裹着黑色的长风衣,连着擦过几个路人的肩膀疾步路过,留下一串毫无感情的“抱歉”。他的左手插在兜里,右手拿着手机坚持不懈地打着从十二分钟前就一直在拨的电话号码。

  

     “嘀——”哦,接通了。

  “嘟,嘟,嘟——”哦,又挂了。

  

       这是第五十七次了。

  加里安冷静地等待手机屏幕退回联系人界面,又一次拨了出去。结果这一次却一直没人接起。

       至于吗少爷?!!加里安非常不爽,我不就只这样挂了您一次电话?!!这么挂电话连本带息都报复回来了啊!!

  

      呵呵,您开心就好。加里安愤恨地调出短信界面准备采取短信轰炸的新战略。

  

       在这之前他先登录了在瑟兰迪尔粉丝网站的小号发了张不为人知的瑟兰迪尔与某女星的亲密照,虽然只是因为角度问题导致的错觉却足够让粉丝们被炸了。

  等完成三十条短信轰炸,加里安看了下小粉丝们的回复满意地感受到了粉丝们字里行间浓浓的绝望,他感到无比地舒爽。

  

       ————爱豆的错就让粉丝们去承担吧!!hiahiahiahia!!

  逗弄自家少爷的小粉丝们真是加里安为数不多的人生乐趣之一了。

   

 

       街上人满为患,人群开始渐渐汇成单一方向的人流。加里安经过多年训练的身体可以敏锐地察觉将于自己相撞的路人走向,但是开启了“低头族model”的加里安捧着手机懒得神走位,宁愿和别人狠狠相撞也不愿意闪躲。直到他的手机被撞翻掉在地上,他才意识到人群似乎都在朝着自己身后涌去,并纷纷举着手机相机一脸兴奋地议论。

  

       但比起追究街上的行人究竟在看些什么加里安更关心自己掉了的手机。

  

       ——擦!!手机!!本体掉了!!!要死要死要死!!!

  加里安慌张地低头寻找,却只能看到无数条人腿,长的短的粗的细的白的黑的简直太壮观,但加里安只想砍腿。

  ——妹子们就算了男的秀什么腿?!还有那条粗壮的一笔腿毛能迎风飘扬的黑腿是穿了黑丝吗?!!简直傍晚惊悚案。

  ——换个角度看世界真是屌屌哒。加里安欲哭无泪、

  

 

     “啊,先生,您在找这部手机吗?”

  伴随着几缕金色长发映入眼帘,自己的手机突然被送到面前。

    

       ——恩人啊!!

       加里安几乎是以抢的方式拿回手机,抬头准备抱着恩人亲几口,却发现恩人是个可爱的男孩子,长得……还和自家少爷有点像。

   

      啊那就算了。加里安心想。男孩子不是问题。长得像大少爷才是问题。

      于是加里安因为大多仆人都会有的通病“天生嫌主”而拯救了自己的节操。

    

       很久以后加里安万分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嘴欠,不然肯定被大少爷nen死。

 

 

        加里安回了回神,用面无表情的脸生冷而僵硬道:“非常感谢。”

   

       莱格拉斯楞了一下。明明面前的男人从自己手里夺走手机时还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手机出问题了?我去我可没对他手机干什么啊他看到了吧等等他不会趁机讹我吧擦这年头扶老人危险帮人捡手机也危险啊TAT

       ——果然步入社会好危险。莱格拉斯悲痛地想。

 

       加里安把手机揣回兜里,回头看了眼聚在一处造成交通堵塞的路人,毫不尴尬地像是问熟人一样问莱格拉斯:“对了,请问你知道为什么路人都跑到那边了吗?”

     “啊,好像是Greenleaf又出现了什么的。”虽然感觉哪里怪怪的但莱格拉斯还是不太在意地回答了。

     “Greenleaf?”加里安疑惑,“那是什么?”名人?自然现象?

     “嗯?你不知道?”莱格拉斯惊奇,“外地人?”

     “嘛……算是吧。”加里安犹豫地想——其实我住郊区,而且整天国内国外交叉飞。

      “哦,怪不得。”莱格拉斯明白,“Greenleaf是这个城市的都市传说之一啦。据说他会在夜间行侠仗义,维护治安,劫富济贫啊不是,是打击违法犯罪……还是不太对,总之大概就是类似于怪侠之类的。”

       喔,我觉得像民警。加里安腹诽。而且是神经有问题的那种。

     “嗯……那你不去看看?”加里安迟疑地问。

     “不去啦,反正八成是假的,上个月已经有六个冒充Greenleaf的人了。况且我是刚打完工,准备走时看到您手机掉了才过来帮忙的。“莱格拉斯指了指自己打工的咖啡店示意。

     “关于这件事真的非常感谢。”加里安微微鞠躬,“正好我也有些口渴,就去那家店里坐坐好了。我会多点点东西建议你老板给你加薪的。”莱格拉斯笑了笑。

 

       加里安望向不远处的咖啡馆,小巧而不起眼,但是一样看去就会让人感觉里面一定很舒适。门外由纯木装饰,木门上挂着一个sign,上面写着“OPEN”,下面写着…呃…烟火师与人贩子不得入内?

       加里安:“……”哪个人贩子会傻不拉几地对着别人说“嘿我是人贩子请问可以绑走你吗?”?!而且一般不都是狗不许入内吗?!

       这时一只小京巴迈着它的小短腿欢快地跑进了咖啡馆。

       加里安:“……”哇,这红果果的职业歧视。

 

       感受到了加里安的视线,莱格拉斯不好意思地咳了一声:“咳,这家咖啡馆很正常的,真的,真的……东西都很美味也很便宜。但是今晚老板要去探望亲戚,所以会早些关门,大约晚上八点左右,希望不会妨碍到您。”

        加里安看了看表,五点半,“没关系,时间足够了。”

        ——是吗,可我看你已经在这块街区转了好几圈了,不是迷路了就是被放鸽子了。莱格拉斯不动声色地腹诽。

     “嗯好的。我还要去打一份工,那么先离开了。祝您度过一段好时光,先生。”

     “谢谢。同样祝你一路顺风。”

 

 

       看着金发青年匆匆离去的身影,加里安推门进入咖啡馆。门前的侍应生轻摇铃铛,咖啡间响起了机器运转的声音。加里安随意找了个卡座,要了几份甜点,顺带给自家少爷发了条约见面的短信“XX街,‘弗罗多的咖啡屋’,面谈。”。

       哼哼,两个半小时,爬也够爬过来了,大少爷。

 

 

 

〈6〉

       金发青年艰难地穿过围观“都市传说”的人流,躲到没有人围聚的红绿灯下,却猛然与被围观的戴着黑头盔的骑手擦肩而过,道路的灰尘在莱格拉斯鼻间弥漫。

       莱格拉斯瞟了一眼黑摩托车,叹了口气,赶忙在人群涌过来前离开。

        ——一个连自己的摩托车漏油都不知道的骑手怎么会是“Grennleaf”?

       ——而且以他的后轮转向迟早要翻车。

       ——一代不如一代啊。

      莱格拉斯又深沉地叹了一口气。

 

 

       天气渐渐转寒,夜也来得格外快。离莱格拉斯下一个打工地点——酒吧还有四个街口的距离,天已经黑透了。好在酒吧的打工时间比较晚,哪怕莱格拉斯现在去台球bar再去找阿拉贡他们玩也不迟,不过以那群没耐心家伙的德行估计早散伙了。

        说到台球bar莱格拉斯就一阵胸闷。他和陶瑞尔买完啤酒回bar后陶瑞尔不过是帮那个叫奇力的矮子赶跑了几个来占桌的魂淡,结果整整一个下午,奇力就寸步不离地守着陶瑞尔当尾巴。莱格拉斯承认自家发小拿着台球杆砸人时远比她打桌球时帅气的多,但还没等他感叹完“不愧是我的发小”那个矮子就跟见到了自己的女武神似的冒着小星星蹭过来是为什么?!偏偏陶瑞尔对那张正太脸还没有抵抗力!!那溺爱的感觉,那谜の气场让莱格拉斯一整个下午差点没咳出一口老血英年早逝,只能在阿拉贡怜悯的眼神中骂一句wtf。

 

         ——不过阿拉贡也好,亚玟也好,金雳也好,他们应该都误会了。

        莱格拉斯漫不经心地在路上走着,低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脚边的石子。

 

       莱格拉斯从小就不认为自己是喜欢陶瑞尔的,虽然她的确很有魅力。但他们从小在一家孤儿院长大,一起出来打工求学,一起住一间租的公寓,未成年前认识的人都说只有他和陶瑞尔是同一个画风的。他们彼此间太熟太熟,熟到只能做兄弟亲人,做不了恋人的地步。他习惯了和陶瑞尔一起生活,为她补习,收拾两人一起闯下的祸,和她交一样的朋友……包括由她介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是该说如克隆一样还是自己就像她的父亲兄长好呢……

       啊,果然是因为像是她的兄长或父亲吧,所以才会在她马上离开自己、心中住下另一个男人而感到寂寞;就是因为自己放在心上照顾的人马上就要抵达一个自己不能了解的世界,才会有这种嫁女儿被抛弃在原地的孤独吧……既然这样也没有什么好介意的了,我不过是……咦卧槽前面几个人怎么回事?

 

       莱格拉斯停住了脚步,看到几个神情慌张鼻青脸肿的社会青年从黑巷子里磕磕绊绊地跑出来,其中一个人还拿了块木板,上面似乎沾有些许血迹。

       ——几个路人脸拿着块沾血的木板……这不典型的二次元小混混形象?

      ——还真能在现实生活中遇到啊?

      ——卧槽不对巷子里不会出人命了吧?!!

 

       正义的小精灵小市民莱格拉斯赶忙跑进巷道,看见一个衣冠楚楚、有着和自己一样金色长发的男人趴在地上,正脸朝着地面,头顶少了几缕头发的地方有一些红色的血迹,看来头顶就是被木板拍的地方了。

       莱格拉斯环顾了一圈,又是庆幸又是惋惜——原来因为这里没砖头啊。

 

      他试探着走过去,却不禁一阵恶寒,毕竟谁都不会愿意一个和自己几分相似的人被打死,哦不,是被拍晕在地上,还是脸朝下的。莱格拉斯看着地上的男人,隐约觉得自己的头顶也有些疼。

       他掏出手帕帮男人头顶清理止血,然后脱下外罩叠成枕头状放在地上,将男人正面翻过来,让他的脖颈枕在衣服上。

       微弱的月光照亮了男人如雕塑般棱角分明的脸,莱格拉斯觉得有些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因为轻微洁癖的原因他左手撑着地隔了较远的一段距离为男人擦拭污脸。

       手机在裤兜里突然亮起,莱格拉斯跪在地上有些吃力地掏出手机,单手划开屏幕。不是什么要紧的联络,只是一个手机程序推送的标题——“论坛爆出瑟兰迪尔新女友靓照,疑似XXX奖得主”。莱格拉斯瞟了一眼,把手机放在腿边的地上,继续为男人清理。

        ——真的神烦喔,瑟兰迪尔的粉丝们。莱格拉斯心想。和陶瑞尔说的一样,贵圈真乱,不过还好我应该不会遇到这种……

       嗯?等等。

       莱格拉斯停下手上的工作,认真而长远地凝视着男人的脸。

       瑟兰迪尔?

       莱格拉斯认真地观察男人的脸。

       瑟兰迪尔?!

       莱格拉斯非常认真地观察男人的脸。

       卧槽!瑟兰迪尔啊!!!

       莱格拉斯炸了。

       擦我这什么人品!!莱格拉斯如被雷劈般呆跪在原地,拿着纸巾的手还停留在男人脸上。照顾个伤员都能照顾出大明星?!!擦我刚刚帮的那个路人不会也是什么很有逼格的人吧?!!

 

       后来莱格拉斯发现,嘿你别说还真是呵呵哒。

 

      不过现在的莱格拉斯大脑处于当机状态,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在脑中翻涌。他一直以为自己与名人是绝缘的,猛地来个影响力这么高的人莱格拉斯的小心脏几乎是崩溃的。

       怎么办?放这不管?不行太冷血了。救人要紧?我能行吗?还是拍几张照片拿到报社换钱?唔这好像有点不仗义。不对我又和他不熟仗不仗义个鬼啊。哦果然还是叫警察蜀黍吧?等等这种情况应该叫救护车?哎但他是明星啊贸然打给公共机构曝光会不会不太好?等等我去我不是和他不认识吗这么关心干啥?

 

 

        ——总之先打电话再说。莱格拉斯颤巍巍地拿起手机拨号。

 

       但他没有拨给警局,也没有拨给医院,更没有拨给八卦杂志社,而是本能打了发小的手机号。等他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接起了。

 

        ——算了就问她吧,陶瑞尔会有办法的。莱格拉斯坚信着,并有意忽略了自己从小被陶瑞尔坑到大的事实。

 

      “嗯,腿砸,有事?”陶瑞尔接起电话问。

      “啊,陶瑞尔,那啥……我这边…”莱格拉斯本来想直接说,却敏锐地听到电话那头汽车疾驶而过的声音,“哎你没回宿舍?”

      “没啊,还在街上晃悠呢,正在回学校。”陶瑞尔十分有活力地说。

     “已经晚了,就算你战斗力屌炸天也是个女性,注意安全。”莱格拉斯皱眉。

    “哦……”陶瑞尔拉长了音,又信心满满地说,“没关系!奇力也在我身边!”

        我让你注意的就是他!!!!莱格拉斯又想咳血。

      “啊不过奇力他哥菲力也跟我们一起啦,”陶瑞尔补充,“我们在扶一个老人回学校找校医。”

       “老人?”莱格拉斯有隐隐不详的预感。

       “嗯!我们遇到碰瓷老人了呢!”陶瑞尔爽朗地解释。

         莱格拉斯:“……”wtf.这真是无比地卧槽。

       “那其他人呢”莱格拉斯害怕陶瑞尔一个应付不来,至于那俩矮子……没用吧。

        “亚玟的数据板坏了去修了,她要在AC展前截稿;金雳被他大舅叫去了,好像是有客人去他大舅家呢叫金雳回去撑场;阿拉贡倒是和我们一起回校不过路上被一个推销洗发液的缠住了,哈哈哈哈当时阿拉贡那一副生无所恋的样子啊哈哈哈哈哈!!!”

      “……”

      “啊对了,你找我啥事?”陶瑞尔把话题转移回去。

      “哦对的确是……”莱格拉斯突然觉得自己淡定了很多,轻描淡写地说,“我刚刚捡了个伤员,仔细看了下貌似是瑟兰迪尔,你说我救,还是不救?”

      “……”wtf.

        陶瑞尔炸了。

      “陶瑞尔?陶瑞尔?”哎我在。

      “陶瑞尔你还好吗?”不,一点都不好。

      “陶瑞尔你出啥事了别不说话啊!”你先让我吸口凉风静一静。

      “陶瑞尔你别吓我!”是你别吓我啊!!

      “…啊啊啊算了我现在过去看你至于瑟兰迪尔我不救…”

 

     “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救啊——————!!!!!!”陶瑞尔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刺穿了电话两头人的耳膜。

       

        卧槽这神展开啊!!!

        陶瑞尔搓了搓手掌阴阴地嘿嘿笑了笑。

      

        哎嘿这次AC展本子有料了~☆

 

 

 

 

◘其实是一个妹子催了后感觉好对不起啊所以来更的……差点打算坑了…

 

◘时间不够重新翻修了对不起真的非常对不起OTZ

◘感谢读完的妹纸忍受错别字和渣文笔

 

 

 

我和lof排版有仇(深沉脸)

 


评论(27)
热度(79)

© 无电红绿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