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废狗

|短篇||瑟莱|《粘土企鹅爸爸和他的儿子~☆》

(改完排版了 再变我就不玩了)

◘↑不要问我题目是什么鬼…它就是shenmegui!这是某日路过儿童手工区的脑洞!!

◘人物前后OOC严重!!文笔渣红色预警!!其实前面是脑洞 后面明显画风不同的是用来凑数的(不

◘大概算拟人……大概……

◘速撸产物 一发完结

◘笑一笑就好~☆

 那么,请







       这是一家静静地坐落在城市一角的杂货店,这里的商品很多很杂,从厨房DIY烘培工具到手工材料再到流行宠物应有具有。杂货店的客人对象大多是社会中上层的忙碌人群,所以店内大多时是清净的,只有动物与人类认为的无生命物间不为人知的窃窃私语。

       瑟兰迪尔就位于这间店正中间高柜的最高层,每天醒来都如帝王般俯瞰店内万物,傲视群雄。




        顺带一提,瑟兰迪尔是块大泥巴。


        ……那!那边那个,对!就你!笑个P!这是事实!!


       虽然在其他物种面前瑟兰迪尔还是很乐意高冷地纠正愚民们的叫法并严肃生命自己是粘土,但他心底很清楚自己本质是什么。


        对,就是块泥巴,大块的那种。


       为什么非要强调“大”呢?这是有原因的。


       在瑟兰迪尔真的单纯地只是一块被包装在精美封袋里的粘土时,他是很完整的一块。只可惜那时他的神智并不完全,只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却没有任何明显的意识,所以也不会保留过多记忆。


       他正式的记忆是从自己的外包封袋被拆开,第一次接触到了空气时开始的。其实那不是什么好体验,习惯了包装袋营造的狭小的空间与昏暗的环境,突然见到了光,感受到了丝丝凉风,他本来并不讨厌却因为突如其来的改变而抗拒。那种感觉类似于你一直是只井底之蛙突然有天脑热跑到了未名湖畔然后发现大片的情侣在卿卿我我只有你一只单身蛙然后非常悲愤地想要投湖自尽。


       不过瑟兰迪尔的适应能力异常好,面对即将要永远接触的陌生世界,他只是感叹自己面世的太晚,以及疑惑接下来自己会被怎么样。



       然后他就被撕扯成了两半。


       这听起来有些难以让粘土接受,毕竟无论任何一块粘土都不会愿意刚出世就被截肢。但瑟兰迪尔是一块不平凡的粘土,自他出场,与他一齐的神智尚未完全的粘土都纷纷被他折服,因他良好的黏合性,因他外封的豪华程度,更因他包装袋上的“进口”二字!夸张地说,瑟兰迪尔就是这些或普通或劣质粘土中的精英,瑟兰迪尔就是他们所仰视的对象!他们的王!所以面对一出世就被分尸分成两部分这个事实瑟兰迪尔还是很淡定地接受了。

       那时的他软成一滩酱,所以被撕扯时并没有感到多大的疼痛。相反,他还有闲工夫去观察从自己身上撕扯下来的那部分。


       会出现单独的神智吗?还是真的只是变成了俗物?瑟兰迪尔炯炯有神地盯着那块较小的粘土。


       然而留给他观察的时间并不多,再然后他和那块小粘土就被两双手分别拿起来塑形。明知道这是身为粘土的命运可瑟兰迪尔还是本能地排斥与他接触的异物———之前的外封袋不算。


       搓捏自己的那双手比搓捏小粘土的手明显要熟练地多。自己已经快成型了,小粘土那边还只有一个轮廓。瑟兰迪尔闭目养神,他觉得自己的神智很快就完整了,这在粘土中算是非常快的。只是可惜附近总有一些“谜の声”向这边传来。


       『嗯……不……不要啊……不!哦!别按那里!哦!啊!!啊……』同一张桌上另一边一块也正在被塑形的劣质粘土在一双不算娇嫩的手下正浪叫不已『不!别碰那里!不……唔!!嗯……』





       妈!个!蛋!瑟兰迪尔很想骂粘土。塑个型高个毛潮啊?!吵地劳资连神智都无法完整啊!!


       劣质粘土就是劣质。瑟兰迪尔高贵冷艳地鄙视。


       那块很荡的粘土还在那厮浪叫,紧接着一块新拆封的粘土也开始在人的手下娇喘,随着周末客人的增多,一块又一块开始使用的粘土纷纷加入了狼嚎的群体行为。

        这尼玛跟邪教一样……

        这日子过不了………


        瑟兰迪尔特别想抹把脸 不过紧接着他意识到,一他没有手,二他没有脸,三他动不了。


       瑟兰迪尔看了看一旁仍然很安静的小粘土,忽而感叹:看来我们已经是粘土最后的节操了。喔,前提是你有神智。



       在进烤炉前,瑟兰迪尔感到有些昏沉。他又瞅了一眼小粘土,希望他可以有独立的神智。


       好歹你算是我儿子吧………

       意识很快被高温荼毒,瑟兰迪尔感受到自身的变化安心地睡了过去。




       瑟兰迪尔再次醒过来时,自己已经被烧制好了放在高柜上冷却。通过对面的镜子他看到自己被烧制成了一个企鹅形的存钱罐———自他醒来他就感觉有凉风通过后背直逼体内,想来是自己的后背被开了个缝。


       虽然这个形状有失英明不过塑造上色地还不错。瑟兰迪尔多看了镜子里的自己几眼。


       同样的,他也注意到自己身边有个和自己一模一样只是型号小了不少的同款企鹅存钱罐。光泽亮丽,上色均匀,土质刚硬,一看就是从自己身上下来的!不愧是我儿砸!瑟兰迪尔自豪地想。


       不过他究竟产生独立神智了吗?

       瑟兰迪尔打量了好几遍,不知道应该怎么验证。

       总之尝试和他对个话吧?瑟兰迪尔打算开口。


     『啊……先生,请问我有什么问题吗?您似乎看了我很久。』小企鹅突然礼貌地开口询问,天真的语气几乎让瑟兰迪尔看到了一个幼童正在他的面前眨巴着一双美丽的蓝眼。


      『……』瑟兰迪尔没缓过来,他此时脑内完全被一句话轰炸。


        卧!槽!儿砸!!儿砸他说话了!! 瑟兰迪尔感激涕零。


      『……先生?』小企鹅疑惑地出声。


        哎!在呢!


        瑟兰迪尔回神。



      『……我是你的父亲,孩子。』严肃,要严肃,在孩子面前要树立稳如泰山的沉稳形象。

      『父亲?』小企鹅似乎是想歪头,可惜他不能动。他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大的企鹅粘土模,不知怎的却能感到他身上的威严,于是他信服地说:『嗯,我明白了。』

       『Ada。』


        那一刻,大块的粘土意识到了两件事。


        一,他叫瑟兰迪尔。


        二,这个小企鹅,他的儿子,叫莱格拉斯。





        随着时间的流逝,莱格拉斯的神智逐渐开始完整,那大概是类似于人类的成长过程。这个杂货店翻修了好几次,但粘土企鹅父子始终被店老板放在高柜上,定时清扫,然后长久注视,就差没有在前面插上三根香供起来每天一拜。连有客人来问价店主也只是摇摇头说是非卖品。








      『Ada,为什么店主说我们是非卖品?』莱格拉斯不解地问。

      『因为我们是镇店之宝。』瑟兰迪尔面不改色地说瞎话提高父子俩的身价。


       不你们应该是吉祥物。放在下层柜子的粘土松鼠爱隆听到上层父子的谈话心里翻了个白眼,一如既往地因自家的粘土松鼠女儿和那只烦人的黑兮兮的不洗澡的黑爹利犬而脱毛。









      『Ada,为什么我们不能移动?』


      『不我的孩子,你可以的。你试着集中精神,全力向旁边挪动一下,试试看,儿子,你可以的。』

     『喔!真的诶Ada!那我可以这样离开这里吗?一直呆在这里好无聊。』


      『不儿子,不可以。这样可以移动的距离是很短的,又十分耗力。而且这层木板外空无一物,这样向前挪去只会掉下去四分五裂。』

     『 就像几天前那个装着金鱼索伦的鱼缸一样?』

     『是的孩子,就像被不小心被人拂到地上后的那个鱼缸一样。』

     『呜哇,好可怕。我还是呆在Ada身边好了。』

     『嗯。Ada会永远陪着你的。』








      『Ada,为什么我不能和其他的东西聊天呢?明明可以听得到他们谈话的内容。』

      『因为离得太远了,my son.我们可以听得到,但只能和自己身边的东西聊天。这层甲板上只有我们,所以只有我们可以互相聊天。但若再有一个东西放在你的旁边,你就可以和那东西聊天了。』不过我就无法和那个新东西聊天了,因为并没有放在一起。

     『诶?是这样吗?』莱格拉斯有些失望,『啊……好想有个朋友啊。』

     『会有的,my son.你应该有耐心,你应该等待。』瑟兰迪尔无声地笑了笑。


        在那之前,我会陪伴你。










      『Ada!店主放了一个新粘土模在我身边!您可以看得到吗?是一个桃子形状的!她说她叫陶瑞尔。』莱格拉斯格外地兴奋。

     『我看不见,孩子。我们隔得太远了。』瑟兰迪尔内心感到一丝慌张。


       这么快吗?这么快吗?我还……没有准备好啊。


      『啊……那真是遗憾啊……没关系!我会讲给Ada听的!陶瑞尔说她之前是被放在动物区的,认识很多朋友,灰狐狸甘道夫,仓鼠比尔博,无毒蛇史矛革,还有黑乎乎的刺猬一家!!不过陶瑞尔说到刺猬一家时好像有些犹豫……总之她懂很多很厉害!!她还说很崇拜您!我觉得我们能成为好朋友!』

      『那真是太好了。』瑟兰迪尔有些疲惫,有些苦涩,却无可奈何,『祝你与你的新朋友,相处愉快。』










      『Ada,我知道那天为什么陶瑞尔吞吞吐吐的了。刺猬一家中有一只叫奇力的刺猬,他曾经向陶瑞尔表过白,那只刺猬说他爱陶瑞尔,即使他们不同。他说他爱陶瑞尔,希望陶瑞尔和他离开这家店,他愿意背着陶瑞尔,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莱格拉斯沉默了一会,闷闷地问『Ada,什么是爱?为什么奇力为了爱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只求与陶瑞尔厮守?您告诉我的,外面很危险,对吗?』

      『是的孩子,但是我无法告诉你爱。』瑟兰迪尔为难地看着莱格拉斯『我也无法告诉你奇力与陶瑞尔德感情是怎样的。我们只是粘土,我们其实太过脆弱。』

      『陶瑞尔说……她答应了奇力。』莱格拉斯的心情异常低落。


      『是这样吗……这会是一场痛苦的经历。』瑟兰迪尔长叹一声『孩子,帮我问问陶瑞尔,问问她,她是真的爱着那只刺猬吗?她对奇力的感情真的是爱吗?她已经做好为爱情献身的准备了吗?去吧,孩子。她需要知道自己决定带来的风险,她需要审视自己的内心。』

       莱格拉斯意外地看着父亲,苦苦思索些什么。






      『我……我想,我并不知道。』陶瑞尔听到莱格拉斯的转述后有些语无伦次,言语间却依旧非常坚定『我知道这感情可能以后会令我心痛,令我心碎,令我恨不得别人带走我的所有情感。但我不会后悔,我想这是真实的爱。』


      『陶瑞尔。』莱格拉斯听完后间隔了半晌『让我和你一起,我是说……请让我跟随你们,无论如何。』

      『你的父亲不会允许。』

      『我明白。但我仍然要离开。』

      『为什么,莱格拉斯?你应该获得你父亲的同意。他是牵挂你,也是你所牵挂的人。』

      『正因如此,我才要去看看外面。』莱格拉斯有些着急『你不知道,陶瑞尔。Ada他……其实是多么地向往世界。他每天都会凝视着窗外,对外面的话题他听得比谁都专注。他是如此地渴求着外面,却又确切地明白我们的脆弱。他不愿意亲自去看看,那么,所以,请至少让我去。我愿意为了他冒着生命危险,因为……我深深地爱着他。』


       陶瑞尔沉默了一瞬,意味不明地看了莱格拉斯一眼,深沉却又悲伤。莱格拉斯见她没有再出声反对,就当她是默认了,道了一声晚安,自己先睡去了。


        不,莱格拉斯,我的挚友。陶瑞尔默默地从侧边凝视着莱格拉斯,她知道他已熟睡。

       平心而论,我很愿意你与我们一道。但正如你所说,你深深地爱着你的父亲,同样的,你明白吗,你的父亲也深深地爱着你。你们只有彼此,我怎敢让你们分离?我们是脆弱的粘土,我无所牵挂,只求与奇力作伴。若我们不是粘土,或许,我会带上你;不,若我们足够强大,我会尝试各种方法带你远游,但你最终,定会回到你Ada身边。


       陶瑞尔向木板外看了一眼,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已经滚到了架子底下,抬头望着陶瑞尔,等待她跃下。陶瑞尔很想冲着下面的奇力无奈地笑笑,她想她没有什么好畏惧的了。

       ——抱歉,莱格拉斯,关于离开的时间,我撒谎了。


       陶瑞尔一点一点地向前挪动,堪堪抵达边缘。


      ——因为我们只是粘土,太过脆弱,所以你要留在这里,与你的Ada一起。


      她奋力向前跃去,奇力瞄准了陶瑞尔会落下的地方仰面张开柔软的腹部。



     ——记住,莱格拉斯,与你的Ada,永远在一起。


 
 
 
 
 



      『陶瑞尔昨晚离开了,和奇力一起。』莱格拉斯今天醒地有些晚。当他一醒来,整个杂货店里唧喳谈论的内容便铺天盖地地犹如潮水向他涌来。瑟兰迪尔醒地更晚,当他一觉醒来,他的儿子就冷不丁地丢出这么一句话,连“Ada”也没有喊。

        粘土也有叛逆期吗?瑟兰迪尔觉得自己身为粘土也感到异常头疼。


      『是吗?看来他们顺利地离开了。』瑟兰迪尔顿了一下,犹豫地问『但是我记得……你说的他们约定的时间并不是昨……』

      『是的。』莱格拉斯生硬地打断『他们欺骗了我。』


      『呃……』瑟兰迪尔噎了一下,不知该接什么话。他能感到自己的儿子非常地痛苦与失落,只好叹了了口气『孩子,我也无法推测出他们为何这么做,但既然你和陶瑞尔是朋友,我相信她……』


      『我没有因他们的欺骗而痛苦。』莱格拉斯再一次打断瑟兰迪尔的话,瑟兰迪尔没有不满,他感受得到来自儿子身上深沉的、悲戚的忧伤,迷茫和……疑惑?


        瑟兰迪尔想他大概猜出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是决定等待,等待莱格拉斯亲口告诉他。莱格拉斯需要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




       焚拉在上———


       他无比地纵容莱格拉斯。



       他爱莱格拉斯胜过自己的生命。



      『Ada……』终于,莱格拉斯的声音里充满苦楚『Ada……他们说,奇力和陶瑞尔在刚刚通过传信口离开时……奇力被…窗外的野狗咬死了…陶瑞尔她……她被甩出几米远的马路上,冒着黑气!永不停驶的汽车一辆又一辆地从她身上碾过,陶瑞尔就那样……被碾成了碎片……』莱格拉斯的声音带着丝丝颤抖,发出了如小兽呜咽的声音。但瑟兰迪尔知道他没有哭,他们是无法哭泣的……纵使他们拥有感情。

      『我的孩子,』瑟兰迪尔很想将莱格拉斯拥入怀中,可是他做不到『这就是我不允许你离开的缘由。』我们太过脆弱,焚拉唷。瑟兰迪尔在心中默念——焚拉唷,只愿莱格拉斯平安无事,只求莱格拉斯永远在我身边。


      『我明白,我明白!……我明明知道…但是……』莱格拉斯的心神开始错乱,他焦急地向外挪动,无意识地自言自语。


      『冷静一点,莱格拉斯!』瑟兰迪尔察觉到儿子的不对劲,有些失态地喊『无论你在想什么,停下!那是危险的!错误的!』


       错……误的?

       ——莱格拉斯,你要征得你父亲的同意。陶瑞尔那么认真地告诉他。


       莱格拉斯突然想笑又想哭。




      『不,Ada……我很清醒……我很冷静……』

      『我无法放弃对窗外的渴望。』


      『Ada,你也是,不是吗?不用那样震惊,我当然了解您了……』

      『为什么陶瑞尔和奇力会那么想离开?外面……自由……很吸引人对吧?』

      『Ada,我想去,我想去外面……我想看看……为什么你们都如此向往?』

      『Ada,让我离开这里好不好?』


      『Ada…求求你……』





       不,不要这样,莱格拉斯!回来!快回来!瑟兰迪尔非常地焦躁,他眼看着莱格拉斯一点点地靠近边缘,自己却被恐惧扼住咽喉而发不出声音。


      ——不!不是那样的!我并没有向外外面的世界!

      ——我是在恐惧啊!莱格拉斯!


      ——你的神智一天天地完整,但你却没有对与外面的印象。我自被赋神智,便在外面的世界,虽然保留的记忆不多,却也明白外面、自由的美好。你是我的一部分,我自然明白外面对你的诱惑。


       ——所以我在恐惧啊,莱格拉斯!我恐惧那个世界将你夺走,你可以冷淡我,忽视我,但不要离开我!

       ——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我爱你,我的莱格拉斯。





      『对不起,Ada,我爱你。』同时此刻,莱格拉斯说出同样的话,直直地向下跃去。



       『不—————!!!』瑟兰迪尔在木板上撕心裂肺地呼喊,几乎是在同时毫不犹豫地朝着莱格拉斯的方向同样跃了下去。


        天旋地转,瑟兰迪尔看不清下面等待他的是怎么样坚硬的东西,但他感觉得到莱格拉斯在他旁边,他追上了莱格拉斯。


       还好。

       莱格拉斯,我会永远陪伴你。







END?




才怪。





       “叮当————”



       杂货店的门被人推开,门前的风铃及时地发出清脆的响声。来人显然没料到门后有个风铃,头直直地撞上风铃,风铃愣愣地挂在了来人的脸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说Ada你长得太高了啊哈哈!!”来人身后的一个少年见状大笑不已,边笑边把风铃从自家Ada头上摘了下来,“这才几年没来Ada你就忘了门后有个风铃。上次来时你也是这么蠢地直接撞上去了hhhhhhhhh。”

      “是啊。”来人毫不尴尬地瞄了一眼还在笑的少年,云淡风轻地说,“几年前你举着个小风铃怎么跳都安不回去,最后还是我把你抱起来让你安回去的。”再瞄一眼已经止住笑的少年,来人又是一副恍悟的样子,“啊……不过现在你还是安不上去呢。风铃被挂地更高了,需要我抱你吗?My son?”

        “……”莱格拉斯愤恨地磨了磨牙,把风铃丢给了瑟兰迪尔,直接走到店中央的柜子,却发现自己和瑟兰迪尔几年前制作的陶土企鹅掉到了柜子下的……呃,水盆里?


        ——还好里面有水,不然非碎了不可。莱格拉斯庆幸。



        他把两个粘土企鹅从水中捞出来,在店内转了一圈,拿了张纸擦拭,没有找到店主巴德。他回到瑟兰迪尔身边:“巴德叔去哪了?这两个为什么会掉下去?…不是告诉他过几年来取的吗……还好颜色漆料防水。”


      “大概暂时离开了,留张纸条在这就好了。”瑟兰迪尔漫不经心地说,“好了,现在拿到了开心了?”他瞥了眼莱格拉斯手里的东西,几年前路过这家店恰逢巴德听取自家闺女意见办了个“时光遗物”的活动……大致类似于“时间胶囊”,只不过这是客人们选好东西由店主来保管。小莱格拉斯听完后死活要参加,还拽着他一人烧制了一个粘土模,约了这个时间来取。只是瑟兰迪尔没想到莱格拉斯真的还记得,早上莱格拉斯拿着车钥匙说要来这里时他都没反应过来。



      “我记得你当时还给这俩取了名字。这个是瑟兰迪尔,”指指大企鹅,又指指小企鹅,“这个是莱格拉斯。”


       莱格拉斯一点都不尴尬: “嗯。挺像你的不是吗。”


       ——哪里像?瑟兰迪尔又瞥了眼俩企鹅。


     “总之回家吧。你也上完课了。”瑟兰迪尔随意抬手将风铃挂在了离门很高的地方。一低头发现莱格拉斯很怨念地看着他。



        “……”又在秀身高。莱格拉斯很不满。


        “……”瑟兰迪尔挑了挑眉,一把将莱格拉斯拥入怀中,在他的耳边哈了口气轻轻说,“回家喝牛奶,你小时候偏不听话。”


        被按在对方脖颈处的莱格拉斯:“……”我小时候作的什么孽唷。


END


 



◘lo主有病

◘我没玩过粘土真的 有虫请轻拍OTZ

◘大概就是台词重置......以及柜子下放盆水很正常对吧?对吧?!

◘lo主一发直接上 错别字和排版还有文章会再改

◘前后画风不对lo主知道OTZ

◘我还是走搞笑风吧....去填那篇模特好了

祝大家开学开心【doge脸

◘谢谢看到这里妹纸 忍受住我的文笔OTZ




我和lof排版有仇

◘『Ada,为什么lof总是把这个lo主的文章排版弄乱,莫名多出好多间隔来?』

『My son,因为这个lo主是幸运E,这个lo主活该。』



评论(20)
热度(111)

© 无电红绿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