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废狗

《先生,我不会去做模特的》2

01

◘平面模特瑟X大学生莱(其实这个设定意义貌似已经不大了)
◘总之鼓捣出来了……没有那么欢脱了(深沉脸)果然我不适合长篇(痛苦脸)不耐久
◘人物严重OOC!OOC!总觉得大王成了个逗比?
◘明明埃尔隆德也写地很苏却觉得那是他应得的……

◘现打,速撸

◘人物严重OOC!剧情缓慢!文笔渣注意!这章文笔特渣注意!!

◘那么,请


〈3>

       埃尔隆德在外人眼中是一名人生赢家。


       未到晚年,有老婆有女儿,还有一对双胞胎儿子。自己是主生产医学器械的公司Rivendell董事,又是医学与生物学双博士,LH大学校董兼生物学教授;著名的慈善家,致力于修葺福利院孤儿院,拥有极高的社会声望。财名双收,他的人生就像受到了焚拉的祝福,一切功名都被包上神圣而亲和光圈,就连不平凡的发际线都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林迪尔语)



       但这终究不过是在外人眼中。埃尔隆德身为一个男人所背负的重担,所忍受的痛苦,恐怕只有他的贴心小棉袄秘书林迪尔以及屏幕前的你们才会明白。
       六旬老丈母娘出黄昏轨,对象却是人贩子homo?老丈人心知肚明不敢言,怒将亲名改绿树,终日绿光守天明。妻子无端离家环游世界,双子叛逆出走独闯天下。而立之年好心收养孤子,不料日后假子狠心拐跑亲女。一位表面光鲜的成功人士背后的不堪家丑,一名平凡中年人背负的硕硕累赘;这究竟是反映出了豪门贵族内部的黑暗,还是当今社会道德风俗的沦丧?秘书界的“塞巴斯”林迪尔将带你揭晓——“领主,去哪?”


       虽然这样说听起来的确很悲惨,但早已习惯收拾烂摊子以及常年被发好人卡的埃尔隆德并没有过多埋怨自己的命运。



       相反,他近期感到说不出的顺畅。 
       妻子从挪威寄回来了与帝王蟹合照的明信片,并承诺明年情人节就回家;俩儿子从外地赶了回来,主动帮忙接受管理分公司事务;人贩子甘道夫近期忙于 拐卖说服某个叫比尔博的校医和他一起去游说某个矿产老板无暇顾及有夫之妇;丈母娘无法和甘道夫取得联系于是归家与老丈人重逢相厮相守,老丈人终于换掉了在客厅无论日夜都亮着的绿色LED灯管。就连自从上了大学就一直封闭自己鼓捣些奇怪的漫画的女儿都又拿着上课的讲义来请教,顺带回报她近期的行程。埃尔隆德慈祥地笑了笑故意忽略掉女儿口中的“阿拉贡”这个名字并祝福女儿一会去台球bar玩得愉快。




       啊!一定是神明终于注意到了我!埃尔隆德露出幸福的傻笑。感谢焚拉在上—— 

 

       他推开了纯天然树木雕饰的自己独立办公室的门,然后笑容僵在了脸上。



        “好久不见,”坐在沙发上的金发年轻男人举起不知从自己办公室哪翻出来的酒杯向自己示意,“怎么了?”一副如临大难的样子。 


       噢!原来神明是这个意思吗!最后一顿晚餐!最后的快乐与幸福! 
       埃尔隆德觉得自己头上好不容易长出的头发正在如特技般duangduang地脱落。 



       瑟兰迪尔看着埃尔隆德一言不发虚脱地瘫倒在对面的沙发上,再一次耐心地问:“有什么问题?” 
     “不……没有。”埃尔隆德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吃力而认真地说,“我只是觉得,与你重逢一定是花光了我余生所有的运气。”所以我余生就是在倒霉中度过的!◡ ヽ(`Д´)ノ ┻━┻  


       然后埃尔隆德眼睁睁看着瑟兰迪尔的表情由好整以暇变成困惑再变成惊恐! 

      “请不要这样,我宁愿被你催婚。”瑟兰迪尔惊魂未定地放下杯子,严肃道,“我不会接受一只发际线老妖精的,何况贵圈太乱,你知道,这与我洁身自好的处事风格不符。” 


       去你妈!埃尔隆德狂暴地在内心怒吼!他想起有关瑟兰迪尔诸多“夜店国王”“酒店杀手”的称号,以及数不清的绯闻(虽然这的确是假的)。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埃尔隆德鄙夷地看着瑟兰迪尔,却懒得和他辩。




     “我接了个offer,拍摄地点就在这所大学,所以来见见你。”瑟兰迪尔起身靠前为埃尔隆德倒了杯酒,“拍摄期较长。模特不止我一个,而且我的安排比较靠后。” 
     “哦……”埃尔隆德直起身子拉长了音,“你竟然真的接了?我还赌你会推掉来着。” 
       你能和谁赌?瑟兰迪尔挑挑眉小小地鄙夷了一下。

     “你当我不想推掉?” 


     “加里安的功劳?”


     “是啊,他真是越来越狡猾了。” 


     “毕竟和你斗智斗勇了这么多年,不机智点不行。” 
      “……”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所以别那么魔性了,发际线老魔头。” 
       埃尔隆德虽然已经习惯了可依旧痛恨别人拿他的发际线开涮!! 


      “我现在特别想把酒瓶倒插在你的喉咙里,噎死你!!” 
      “太棒了,从见到你的每一刻,我也都是这么想的。因为你的发际线。” 
        发际线连环攻击   K.O!!!



      “咳,你还有什么事?”埃尔隆德紧绷起脸问。 
      “嗯……”瑟兰迪尔哼唧了会,轻轻道,“还有一个问题……” 
       爱过,蓝翔(?),没写,不会,不约,三天后。 埃尔隆德本能地想这么说。 
     “是那份报表吗?”为了防止出口成误埃尔隆德抢先说了,“别指望了,那可是把你逼的不得不暂退商圈的,就算找出来……也会再出现一份。” 
     “我没说那个。”瑟兰迪尔有些烦躁地大手一挥,“那东西无所谓,我基本有些眉目了。我是问……你知不知道这大学里的一个学生……和我有些像,金发蓝眼,很出众?” 
     “啊?”埃尔隆德噎了一下,迟疑道,“这倒没什么印象……学院学生多,我不可能每个都认识。怎么?那孩子……和这有关系?” 
     “怎么可能。”瑟兰迪尔直起身子,“只是刚刚在来的路上偶遇的。很在意。反正我以后常来这里,应该会再碰到。” 


     “那你还是别指望了。”埃尔隆德笑了笑,“这所大学比你想象中的大。” 
     “噢?是吗。”瑟兰迪尔浅浅地勾了勾唇,不动声色,任凭埃尔隆德打量。 



      “啊对了还有。”瑟兰迪尔再度直起身子,飞快地说,“我帮你从国外买了由橙龙代言的洗发液,听说可以duangduang地生发……” 
      “呯!”埃尔隆德铁青着脸摔门离开。 


        谁都好去把屋里那个妖孽给收了! 




<4> 
      “莱格拉斯,看见没?刚刚那个路过你时一直盯着你看的戴口罩墨镜帽子的人?”陶瑞尔一脸八卦地靠近莱格拉斯神秘兮兮地说。 

     “看见了,怎么了?”莱格拉斯不解地歪了下头,顺带扶了把走路快跌倒的发小。 
     “噢多谢……啊啊!那个!那个人绝对是……瑟兰迪尔!”陶瑞尔激动地喊,林荫路上路过的女生们听到后纷纷敏感地朝这边望了一眼。 

      “诶?……唔好像还真是。”莱格拉斯回忆了一下后知后觉地发现。 
      “一定是啊!就是因为看见你惊讶会有人和他长得这么像才会盯着你看!” 
     “是吗……”莱格拉斯摸了摸脸心想也有可能是因为我帅啊,哦不过他的确也很帅貌似没差。 
      “没想到这么早就来踩点啊啧啧。” 
       莱格拉斯疑惑地侧脸看陶瑞尔:“陶瑞尔,你不是说自己不是瑟粉?这么激动?”

       诶?陶瑞尔闻言抬头,停止了脚步。莱格拉斯也停下回头看她,不解地和她对视。 
 
      “呵呵呵呵呵吼吼……”对视了很长时间后,陶瑞尔发出一连串意味不明的阴笑,越过莱格拉斯大步向前走。 
       被笑地一身毛的莱格拉斯:“……????” 




       穿过了这段林荫路,莱格拉斯和陶瑞尔发现阿拉贡、金雳和亚玟已经在校门口等了很久。 


     “亚玟!!”陶瑞尔远远地看见了自己的小伙伴激动地跑了过去去,“啊啊啊啊啊我刚刚看见了瑟兰迪尔!!和莱格拉斯擦肩而过了!!哦那个场面……!!” 


     “我知道我知道!他好像来找我父亲的!!我父亲推开办公室门时当即脸色铁青地让我离开了!!”亚玟心猿意马,脸色绯红,脑补过剩。 


     “嘿莱格拉斯,最近有勾搭到新女友吗?”阿拉贡比了个手势示意跟着他走。 
     “哦,首先我需要甩掉名为‘学业’的现女友。”莱格拉斯耸肩。 
     “孤独一生啊莱格拉斯!!” 
     “这话绝对轮不到你来说金雳。” 


     “对了金雳,你说的几个表亲,是怎么回事?”莱格拉斯犹豫地问。他的交际圈并不广泛,交际能力也不似阿拉贡强,对于生人还有些许抗拒感。 
       “那个放心。只有两三个三四个人。”阿拉贡拍了拍莱格拉斯,“是比咱们低了一个年级的学弟,很好相处的。我刚和金雳一起去见过他们一面了。” 
        这么快?!莱格拉斯惊讶。 
        不愧是交际花。莱格拉斯感叹。 
        “几个小崽子。”金雳不屑,“他们和我与我大舅是分开住的。但最近大舅突然让他们搬回来一起住,所以先联系下感情。其实他们是想让我多找几个女生来,这些饥渴的小子。”金雳“呿”了一声。 
      “那真是祝他们成功了。”莱格拉斯无奈地笑了笑,望向在场唯而的女性,其中一个还是有主的。 

       事后莱格拉斯想起很认真地怀疑自己的天赋点是不是全加预言上了。 



     “话说……”莱格拉斯指了指一边激动地蹦跶着讨论脸上挂着未(yin)知(dang)笑容的两个女性,“她们没事?” 
      “唔,嗑药了吧。”金雳随意道。 
       而且药性不小。莱格拉斯想。 
     “不用在意。她们同好唠家常时就这德行。”阿拉贡见怪不怪地说,并幽幽地补充道,“我见的多了。” 
       在场两位男性单身狗:“……” 
       烧,烧死这丫!!! 


     “话说一直没问过你莱格拉斯,你有考虑过将来做什么吗?我大概会帮亚玟处理她父亲,也是我养父的公司。金雳会帮他大舅,你呢?”阿拉贡问。 
     “我?……没考虑过……”莱格拉斯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子,“大概进个公司当小职员吧。”毕竟没有起点。 
     “这样吗?很浪费啊……”亚玟和陶瑞尔跟上了他们,陶瑞尔惋惜地说,“浪费了多好的脸和身材啊。” 
     “是啊,不准备当个模特吗?这次时刊来拍摄,说不定会在大学里找新人,我觉得很有可能看中你哦。”亚玟鼓动地说。


     “那个还是算了吧……”莱格拉斯温和地笑了笑。

       自己不习惯在镜头前微笑啊。




     “如果真被选中了我会告诉他们我不太愿意当模特的。”







◘总……总之先发出来啦,错别字我再改…… 我和lof排版有仇! 
◘好像有个BUG,大舅的话应该是母系对吧?嘛请忽略掉吧我去改一下~ 
◘总感觉是在拖剧情……文章名字真的和内容没关系OTZ

 ◘我只是想看两个人谈·恋·爱!!(╯°□°)╯︵ ┻━┻果然我不适合写长篇[doge脸

◘谢谢看完的GN忍受我的渣文笔(土下座)看了一遍我觉得完全读不下来OTZ我会不断再修改的OTZ






 
我和lofter排版有仇啊!!

评论(36)
热度(165)

© 无电红绿灯 | Powered by LOFTER